主页 > 情感 > 八卦情场 > 正文

陈数:与八卦绝缘的“无聊”女演员

2018-05-11 09:34 未知
陈数:与八卦绝缘的“无聊”女演员

提起陈数,你会想起什么?黄依依、白流苏、铁梨花、陈佳影,对不对?

在娱乐圈18年,陈数的演员身份被很多人熟知,对她的经典角色如数家珍,但她本人似乎是隐形的。投入工作时,她是一张有故事的脸,返回生活时,却“无聊”到连故事都没有。

她没有绯闻,也没有负面,如果你希望在她身上挖掘八卦,那几乎没什么可能。陈数是个身后连狗仔都很少的艺人,不混圈子、不熬夜,生活规律,到点就睡,是个与八卦绝缘且“无聊”的女演员。

但你要以为陈数本人真的这么“无聊”,你就错了。她很理性,对待采访的态度,如同对待表演一样认真。比起谈论细节,陈数更自如的是输出观点。她不喜欢讲故事,那些艺人们在宣传期总要复述800遍的印象深刻的拍摄趣事,陈数谈论的很少,她喜欢谈的是“思考”,这本身不太安全,容易露怯,但她擅长于此。

入行18年,她对于行业的认知愈发清晰,也慢慢学会了在她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去做到最好。陈数说,她一直很想通过作品传递一个很丰富、很立体的角色状态,让观众了解我们的世界是怎样的,我们的人是怎样的,我们的生命是怎样的,而不是仅仅把看戏作为一个消遣。

 

在她身上,是中生代女演员困境的缩影

前段时间,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写了一个脑洞剧《淑女的品格》的梗概,引发了热议。跟当下都市题材剧中以小花旦为主线所不同的是,《淑女的品格》以40岁不婚女性为主角,讲述她们“美丽、有钱、自由,想爱谁爱谁”的恣意人生。提出这个点子的人,指明四个角色分别由陈数、俞飞鸿、袁泉、曾黎来出演。

没想到的是,最近,已经有好几个以“熟女”为主题的影视项目在广电总局备案,预计下半年开拍。其中,《淑女的品格》也在备案列表中,当初提出这个“脑洞剧”的两名网友将以创意策划的身份参与项目,且陈数本人确认参演。

此前,陈数本人还转发过这个“脑洞剧”,表达她对这个主题很感兴趣。当时,她的微博下涌入上万条留言,其中最集中的一种声音是,在当下的影视圈,为什么优秀的中生代女演员没有好戏可演了?

“我不想说这是一个困扰,但是我想说这是一个现实。”陈数坦陈直言,当下影视环境里少女系的角色更多,成熟女人的故事偏少。翻看陈数的履历,她事业的黄金时代是2005年《暗算》播出之后,她所饰演的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天才数学家黄依依深入人心。陈数后来将自己的名字从“陈澍”改为“陈数”,纪念所扮演的黄依依,让观众心中有“数”。此后五年间,陈数在《倾城之恋》中塑造了情路坎坷的白流苏,在《铁梨花》中出演了聪明大气的传奇女子铁梨花,并凭借铁梨花获得了第1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类最佳女演员奖。

2014年是一个分水岭。年尾,陈数与孙淳主演的情感剧《剧场》播出之后,在长达3年时间里,陈数没有再出演一部以她为主角的影视作品,大多是客串或者配角。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如何在我能够选择的情况下,哪怕是配角,没有关系,让大家看到这个年龄段的女性依然有属于这个年龄段女性的一些魅力,甚至对大家的吸引力。”由此,而有了《火星救援》里的航天局官员朱涛,《择天记》里的一代女王天海圣后。

很多人都有疑问,为什么陈数要去《择天记》里演配角?陈数说:“为什么不呢?”过去在梨园行有个词,为什么一个人能成为角儿?角儿一上场是有台风的。台风是什么?就是他一上场,你就会看到他,他绝对不会消失在你的视线之外。

陈数对自己的“台风”有自信,不会因为不是绝对主角而没有光彩。“有能力的人才能演配角,”陈数补充,“我从来不觉得演配角是一个错误,事实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伟大的演员都演过很多精彩的配角,关键是这个角色有没有打动你的心,有没有让观众喜爱,能不能在故事当中起到非常重要的贡献,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她有可表演的空间。”

所以,“为什么不要去演一个好的配角呢?”

中生代女演员该做的事,是呈现成熟的魅力

将近3年的蛰伏和等待,陈数遇到了《和平饭店》的“陈佳影”,一个高智商的女特工。这部2018年的开年谍战剧播出之后,陈数又回到了网络的讨论中心,大家热衷于讨论陈佳影的美丽、智慧,还有掌控全局的能力。

陈数也觉得,《和平饭店》对她来说,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是她在成熟的年龄阶段,接到的一个更加成熟女性质感的角色。陈佳影对于陈数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她变得更自信和游刃有余地去展现女性的成熟之美。

比起做玲珑的少女,“成熟之美”一直是陈数所向往的。“我在舞蹈学院上学的时候,就特别欣赏国外电影海报上电影明星身上那种很复合的美感。她们是成熟的,有非常开阔且更自由的状态,但是她不甜美、不温柔,而是有力量。”陈佳影恰恰是这种审美的集合。

“她似乎不那么柔弱了。”陈数觉得陈佳影这个角色与以往相比,特别之处在于,她不是东方传统审美下的女性状态,她的内心在某种程度上更接近一个“人”,而不只是一个“女人”。这种很不女性化的女性状态,是陈数喜欢的风格,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陈佳影是她心目中理想女性的范本,“如果可以,我很希望成为她。”

走到40岁之后的年龄,陈数已经想好了在这个年纪要做的事,用更多的能力和角度去呈现视觉美感,成熟带来的魅力,是青春无敌替代不了的。对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合适的剧本去演,陈数没有流露出一点自怨自艾,理性让她习惯于从自身去寻找解决之道——

“我想让更多观众看到我对于这个年龄层或者这样状态的一种女性角色的故事,我是有向往的,因此这样的声音和力量,甚至心中的愿想可能会吸引很多创作者去重视这件事情,了解观众并不只是想看单纯少女的故事,可能愿意看30岁女人的故事,也愿意看40岁、50岁女人的故事。”

不重复,不着急,谁说白流苏不能成为铁梨花?

陈数一直强调,她是个很理性的人。“理性”是一直贯穿在她演艺事业中的选择标准。

从《暗算》里的黄依依,《倾城之恋》里的白流苏,《铁梨花》中的铁梨花,到《和平饭店》中的陈佳影,不难发现,陈数甚少去演同一类型的角色。早年因为白流苏,她被称为“旗袍女王”,她也坚持没演重复的角色。

“这个是因为我不想被标签化。”几年前,陈数的内心有一股不服气,她想证明自己不只有一种可能性,想看看她作为演员还有怎么样的可能性,“大部分人还是会更加希望选择你已经成功的范例,谁都不知道白流苏演铁梨花会是怎样,而且我也知道当年很多人都说白流苏怎么可能成为铁梨花,但事实上我用我的能力或者说我用事实的结果向大家证明了我可以。”

入行以来,陈数一直都是一个不那么着急一定要马上拍戏,必须接着的那种演员。在她还是新人的阶段,就曾放弃了其他邀约去演话剧《突出重围》,那时候很多人都劝陈数,她已经有了“海派”和“旗袍”的标签,渐渐稳坐二线,接连再拍几部年代剧就能坐稳位置了。但陈数还是舍下了“稳坐二线”这个选择,她不想被名利的欲望支配。

“我不太希望为了工作而工作,我不太希望为了一个毫无感觉的角色去表演,我还是希望她跟我自己的内心有某种层面的感知,她会引发我内心很多的感受,我觉得我才能够很好地贡献一些东西给这个角色。”

今天的陈数,会把“重复”这件事看得更加随缘,而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去较劲了,这是理性思考让她做出的改变。但从她的期待里,不难听出,她对遇不到更多挑战的遗憾:“我依然还是觉得在演员非常好状态的创作期当中,如果可以更多层面的表达自己的能力、表达自己的可能,这更像是一个演员应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戏如人生,表演是对自我的反观

等待和选择,是贯穿在每个演员职业生命中的两个选项。陈数对选择剧本,一直都有固定的理念,她希望自己在她在作品创作的部分能做一些“引领性”的工作,这个“引领性”代表的是对题材的选择,对如何做这部戏风格的选择,如何在审美上能够不仅不落俗套,更重要的是能够有一些更往前行的意识在里头。

举个最近的例子,她最近刚做完巡演的话剧《海上夫人》。艾梨达对于陈数来说,是一个合适年龄、合适状态下遇到的合适角色。这个角色有一点像这个阶段的陈数本人,走过了少女时代和青春期,进入到成熟阶段,开始思考——当我们有愤怒、无安全感等一系列成长的困惑时,你会发现要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女性这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关系,其实就是和自己的相处。”艾梨达就是讲述了这个主题的故事,她饱受精神困扰,最终在对自我的反观中获得和解。

陈数觉得艾梨达这个人物身上提供的思考维度,在当今很多女性当中,也已经开始了。可惜的是,这样的作品,不管是戏剧,还是影视类,都很少。她希望多做一些这样的作品,但同时又对时下的观众口味和市场环境很清醒,“我知道现场看到这部戏的观众很少,并没有很多,但是她开始了。”她不是那么在意载体,虽然载体在许多人心中自然分出三六九等,并始终相信,在许多时候,角色可以独立存在,成为某种经典。

和更多的观众,特别是女性朋友,展开更内心层面的交流,是陈数想做的事。不过,她不是女权主义者,只是推崇女性主义,推崇女性应该和男性享有同等的、平等的对话空间和机会。她也呼吁女性不要只享受在社会中他人的帮助,“你同样也是一个人的姿态,而不是一个女人,我也始终在强调这个,我们如何更加底气十足的、自信的,甚至是勇敢的,和这个世界、和异性对话,这个其实是需要强大的自律的。”她相信,尊重是来源于自身,而不可能是要来的。

在《海上夫人》之前,陈数还出演了《日出》和《简·爱》两部话剧。在毫无设计的时间线里,陈数用9年时间完成了戏剧舞台的女性三部曲,“这三个作品特别像我自己所经历的各种成长状态,因为最终我觉得人一定是要学会和自己和解,人也一定是需要和自己的对话去了解真实的自己,因此你才能了解世界,原谅自己,也原谅他人。”

影视大环境很难改变,能变的是人。陈数感慨,其实这一年来,整个市场包括观众,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越来越尊重作品,希望能看到一部好戏,这种状态的出现,对专心做业务的演员来说,备受鼓励。她觉得,真诚地做个作品,才是真正的所谓规律,在这个过程中,再去做一些根据状态、审美、市场的选择,除此之外,好的作品没有捷径。

采访手记:成熟的理性之美

去情绪化的理性,是采访陈数最深的印象。她很了解自己的条件,又很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而她达成目标的方式,从来都是自己去要。她从小就是这样的个性,不服输,不觉得女孩必须娇滴滴,遇到事情就以哭的方式来解决。陈数处理问题的方式是:“我为什么不可以像男孩子那样坚强,平等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这个理念一直贯穿在她此后的工作和生活中。

她是拥抱40岁的到来的,并发自内心觉得这是一个发光的年纪,更成熟,更通透,更丰富的阅历赋予她更多的底气。所以,2018年的开年,她迎来了《和平饭店》的陈佳影,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个重生的陈数的重新开始,她希望《和平饭店》可以成为另一个角度的《暗算》,预示着在之后的创作和艺术生命中,她还有很多可能,一定是跟之前的十年完全不一样的。

关于未来,陈数越来越期待去演“人”的角色,是那种无比立体、无比丰富和无比复杂的,真正意义的人。这意味着,演员要把人性当中很多不美好的东西挖掘出来了。

做女演员到现在,陈数自我总结:“最好的阶段是这个时候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