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街头流行 > 正文

街头的掌声和别处不一样

2020-08-01 14:23 网络整理

  最近,在新天地附近玩耍的朋友可能会发现,那里的街头艺人演出表排得满满当当,吸引了不少游客驻足。除了形体雕塑、近景魔术等常见的街头艺术,主办方还特地邀请少林武僧在此次新天地艺术节上表演《功夫飞环》,吸引游客驻足惊叹。

  街头的方寸之地,有风、有注视的目光、有人声,还有城市的车水马龙。一首情歌,一声吆喝,一曲演奏……街头的持证艺人们,就成了城市这座闪亮舞台上最耀眼的星光,也成了市井街道中人间烟火的助推者。

  2014年,上海成为全国首个实施街头艺人持证上岗的城市。从此,上海街头成了接纳街头艺人追逐梦想的舞台。城市的温度,文化的多元,在上海“人人都有出彩机会”。

  以天为幕,以地为台,站定了,观众就来了。街头艺人不再是城市的背景,他们就是城市的风景。


一个能量输出者, 一个“放电影”的人


街头的掌声和别处不一样


  周五傍晚,静安公园正门口,刚下班的人们行色匆匆。不远处,一个抱着吉他的小伙儿站在话筒架前,美妙的旋律随即响起。

  他叫孙君韡。此时的他是上海第三批持证的街头艺人。但平日里,他是某知名医药公司的省区销售经理。并不为生活而发愁的他,又是什么原由会让他坚持街头表演呢?

  从15岁被父亲引导着学吉他,到真正爱上音乐,孙君韡告诉《新民周刊》记者,音乐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每天起床会刷牙、洗脸、梳头一样,我每天也会弹琴唱歌”。

  学生时代,孙君韡搞过音乐社团、参加过校园歌手大赛,甚至还上过音乐选秀节目《我型我秀》;踏入社会后,他也会在空余时间去酒吧驻唱。

  2015年,在看过一个已经成为街头艺人的高中同学表演之后,孙君韡觉得这种演出形式十分有趣,“也想体验一下,就去考了证”。

  “街头观众那种掌声和别处的不一样。天幕之下,这些观众真的把你当成那几分钟里他的全部,你能看到他们眼里的光。”孙君韡说,街头唱歌的快乐是在酒吧驻唱给不了的。在酒吧演出,台下的观众大部分情况一边喝酒谈事,一边心不在焉地鼓掌。很多时候,他都像完成任务一样唱完二三十首歌,然后结钱走人。但在街头,他仿佛成了街头的焦点。

  但别看孙君韡经验丰富,回忆起第一次上街演出,他坦言,还是有一些紧张,尤其是摆钱箱时有些拉不下面子,“但真正唱起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喜欢把音乐分享给更多人的那种感觉”。

  从一开始的寥寥几人,到最巅峰时一两百人驻足,孙君韡都经历过。他自己也从闷头唱歌,慢慢地开始和观众有些互动,“作为歌手当然是希望获得一种被认同感。街上驻足停留的人越多,就越能体现你的价值,或者说明你的音乐更能打动人”。

  套路化的歌曲固然更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鸣,但孙君韡还是更喜欢偏小众的音乐。所幸的是,在上海这么国际化的地方,无论是英文爵士、日语流行,还是法国香颂,都能遇到知音。

  那是在2018年的秋天,孙君韡在吴江路演出,唱的是爵士歌曲《I Wish Your Love》。这时来了一个看气质就特别有钱的中年男子,“夫妻俩遛了一条狗,在我面前足足停留了半个小时”。孙君韡便请他们点歌,也交流了起来,“果然他办慈善基金会,也搞高尔夫球赛,还开出版社。他说很喜欢我唱的那首《红梅花儿开》,说把他带回到以前的记忆中”。

  后来孙君韡和他互加了微信,成了很好的朋友。两人经常交流对音乐的看法,“街头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甚至是不同社会地位的朋友”。

  同样是在那一年的冬天,有个女生在听完孙君韡唱了一首歌后,就往他的钱箱里丢了几百元钱。“我说你不用丢那么多钱,在这边听歌理性消费。”孙君韡善意提醒,并唱了她点的刘若英的《后来》,“就看到她一开始还站着听,后来就坐在地上开始抱头痛哭。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可能是为情所困,也有可能是家里有什么变故”。但听完这首歌之后,这个女生告诉孙君韡,她觉得他的歌是能够治愈人的,她心情好多了。

  “在街头,我就像一个能量的输出者,音乐真的可以抚慰心灵、净化灵魂;但同时,我又像是一个放电影的人,因为有时一句歌词或一个旋律出来,听的人脑海中会浮现的可能是某个对他来说有着特别意义的场景画面。”孙君韡说,这或许就是当街头艺人最大的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