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正文

富阳 蒋增福:读画有伴,情深意长

2019-05-16 04:17 网络整理

富阳 蒋增福:读画有伴,情深意长


  富阳文史研究专家蒋增福先生编著的《读画有伴——文坛师友书画集》,近日已由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发行。

  “我17岁参加工作,在富阳从事文化工作近半个世纪,退休后也还延续这种人生轨迹,积累了一些文化资源,这些文化资源也是富阳的历史资源。”蒋老说,他今年86岁,书画集收入96位作者的116件作品,这也是他出的第36本书。“都带着一个‘6’字,不是六六顺风,而是三十六计,最后一计——走为上。我要在‘走’之前,把它们整理出来,留给后人看看。”

  《读画有伴》所刊字画,外地与富阳人士各占一半,其中不乏刘海粟、叶浅予、张乐平、吴祖光、王大中、潘公凯、姜东舒、骆恒光、寿崇德等大家、名家。

  在所刊字画之旁,蒋增福以画外音的方式附带介绍作者并小叙与其交往之往事。正如作家李杭育在序言中所云:“这里面固然不乏精品,却不以字画之‘艺’成趣,而是以人间之‘情’立意,字和画都是用来引出话题,作证往事甚或抒发情感。”

  前年,蒋老出过一本《见字如晤——文坛师友书信集》,收入了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百余位写信人与他的200余封书信往来,反响不错。浙江文艺出版社资深编辑李庆西为之作序,李庆西与李杭育正是两弟兄。《见字如晤》第一通排的是陈碧岑的来信,而《读画有伴》第一幅刊的是革命烈士郁华(曼陀)的国画,陈碧岑与郁华则是两夫妻。“基本上都是交友的记录”,所以,蒋老把《读画有伴》与《见字如晤》称作姐妹篇。

  从推动发起纪念著名作家郁达夫烈士殉难四十周年学术讨论会到成立郁达夫研究学会,从提议设立郁达夫文艺奖、双烈园、郁达夫公园、达夫路到陆续写下30余万字的关于郁达夫研究文章,蒋老为推广郁达夫这张“金名片”倾注了大量心血。正因为此,他与郁门后人,特别是郁风和黄苗子交往颇深。《读画有伴》收入这对伉俪的字画最多,自然也就顺理成章。

  蒋老说,凡有关富阳文化建设求黄苗子墨宝,他都一一应诺,诸如富阳文联《富春江》刊名,鹳山上的“鹳山”两字,“松筠别墅旧址”横额,龟川阁的楹联,双烈亭的两烈士小传,以及新登“圣园”和“罗隐碑亭”,白龙寺的匾额。黄苗子对富阳方面的求助索字,是特别网开一面的。这当然与郁风的“枕头风”“敲边鼓”有关。其实,要得到苗子的书法墨宝并非易事。他曾听过郁风的一位侄女一次有趣的“申诉”:许多次向大姑夫求字,他每每答应了就是不给。

  “收进本集的作品,有一些是不易得到的墨宝,如我存放郁风家册页中的那10多位名家留下的佳作。没有这批‘当家’作品,也许就不会做这个集子。”蒋老说,徐迟与郁风是很要好的朋友,他就是通过郁风结识徐迟的。徐迟来了两次富阳,都是他接待的。徐迟第一次来富阳,在郁风所赠的纸扇上给他写了一句话:“有幸家在富春江,好不令我羡煞你也。”第二次再来富阳时,徐迟写下了《富阳记》和《龙门观瀑记》,虽不及《哥德巴赫猜想》那样出名,却为富阳留下了宝贵的文字,《富阳记》还被收入1992年修编的《富阳县志》。

  画家、董邦达董诰研究会会长史庭荣认为,本书的意义不单是作品本身,更在于作品所蕴涵之“情缘”,这就是老蒋通过“画外音”所传递的信息。这“画外音”文字虽短,却言简意赅,不但记述了老蒋得到该墨宝的前因后果,及其与书画作者的友情交集,还生动地反映出老蒋察人观事的独到见解。而这种图(书画)配文的方式正好体现老蒋忆友情、叙友事、记友思的初衷,同时也使人再一次感受到老蒋的“有心”之所为。

  比如,蒋增福为何满子作品配了这样一段“画外音”:如果有人问我,郁达夫之后富阳文豪是谁?我会不加思索地作答:何满子。即龙门人孙承勋。他自幼能编儿歌、背唐诗,还像“九岁题壁四座惊”的郁达夫,十三岁能作古体诗《西湖杂咏》。虽未就读高等学府,却被多所大学聘为教授。古今多门类著作等身,尤以杂文被公认为当代大家。谢世那年,《瞭望》公布是年我国去世英杰十九人,他名列其中。我与他结识虽为晚近,但在与他多次共事中,得益何止胜读十年书。他是富阳打“三国”牌第一人,为老家龙门题写的“来这里,读懂中国”,广告价值何止千金。许多文化人以得到他的手迹为幸事,能送我《春江暮眺》条幅更乃快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