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婆媳关系 > 正文

基于婆媳关系的空间狂想曲

2020-05-04 09:42 网络整理

Produced by 建筑精工作室


1.引言


年前最后一期读书会最后,敬爱的空想者—Spatial thinker—Cityreader—企鹅人给大家布置了一个十分具有想象力的寒假作业,说是要通过对人际关系之间的研究来设计一组空间。


“材料不限,结构不限,可以不用太考虑合理性” 教授如是说道。


微信截图_20200408093810_调整大小.jpg


由此我想到了前段时间我们建筑精工作室接的一个项目,是为一个三口之家设计一栋小住宅。无论是从项目立意上,还是对人际关怀上,都处处体现出作为建筑师的职责和义务,可以说是与这次的寒假作业不谋而合了(吧...)。


微信截图_20200408093855_调整大小.jpg


2.调研


但是这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这个三口之家的人口组成不是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孩子,而是一对夫妻和男主人的妈妈。


先来看看这三位主角。


微信截图_20200408093916_调整大小.jpg


左边身着黄衣V领的男子便是家庭的男主人。而右边那位穿着时髦的灰蓝色半露香肩的便是她的媳妇。两人的恩爱也可以从相同的发色中看出。


微信截图_20200408093929_调整大小.jpg

很明显这位就是婆婆大人。略微发福的身材丝毫不减其当年姿色,凌冽的目光与紧握的拳头显示出一丝对于家庭地位的倔强。


这背后的权力交织丝毫不亚于《资本空间化》中讨论的权力,资本与社会三者的角逐。这在我们第一眼见到男主人的时候便从他反光的脑门和深陷的皱纹中可见一斑。

微信截图_20200408093943_调整大小.jpg


:“您刚刚谈到您的夫人与令堂...”


男主人:“是的是的,我希望这栋房子能够让我们家庭更和睦一些。我刚刚说了嘛,我母亲把我一个人从小拉扯大不容易...脾气也比较倔。我媳妇儿娇生惯养的,性格也比较大大咧咧。如果能...”


同事的眼神泛出了光,“我懂我懂”,起身就想去握业主的手。



看来也是个可怜人。我连忙按住他的手,使个眼色,将同事的冲动按在了凳子上。


看样子是典型的好胜婆婆+桀骜媳妇+无为男子的家庭组合。多年的行业经验早已让我能够在短时间内便对项目背景和人际关系做出一个八九不离十的判断,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没说建筑师不可以。萧伯纳说:“如果我们不能建筑幸福的生活,我们就没有任何权力享受幸福。”所以为了我自己的幸福着想,我也决定要认真的设计一次。


柯布西耶也说:“建筑师是可以成为英雄式的人物。”拯救对面的这位未老先衰的可怜男子的重担便责无旁贷地压在了我的身上。


只不过后来我发现,我还是当狗熊比较好。


微信截图_20200408094009_调整大小.jpg


我们是在与两位女主人进行分别交谈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首先是婆婆。

婆婆:“要我说,我儿子就不该花这冤枉钱,房子还用得着做什么设计撒?!我们一代一代人的房子都是自己建的,也没觉得有啥毛病撒。住起来也舒服的很,你们和我儿子要了多少钱?”


:“......啊哈哈哈,阿姨这话也不是您这么说的,建筑设计这个行业存在一定是有它的道理,我们是专业的,比起乡下的自建房来说水平还是要高不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