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情感口述 > 正文

第三者:我想用孩子做要挟他的砝码

2019-05-21 19:33 网络整理

  在你看来,这或许是个乏味的故事,那个痛苦得无法自拔的女人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常常是这样的,答案简单,道理更简单,我们不是看不清楚,而是,在情感与理智的较量中,前者总是占了上风。

  1.认识他的时候我24岁,刚读完研究生。是的,一直生活在校园这个封闭而安全的保护体里,我很单纯,单纯得近乎愚蠢。我涉足了一个完全不问学历、只看资历和工作经验的领域。我的所谓“前辈”是一些跟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们个性独立,完全不愿意同任何人亲近。假若没有他,真的,我可能在一开始就放弃了,放弃走下去,转而投身我更擅长的领域。

  那年他刚满40岁,是我的上司。人说“四十不惑”,在他身上,我看到很多清晰的东西:沉稳、敏锐、洒脱、智慧……我不晓得是不是自己在潜意识中就有恋父情结,我对他的感觉,在敬重和崇拜之外,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很多人可能会瞧不起我,误会我是为了迅速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牺牲青春和身体。可是,那是我全然不屑于去做的事情。今年我28岁了,整整四年。我自己给了他生命里最好的时间,却从来没有后悔过。此时此刻,我检阅我自己,觉得富足。

  2.他原本真是个好丈夫。妻子是他同学,他们很晚才要了个孩子,我们认识那会她刚开始念小学。他的妻子很淳朴,不会过多干涉他,那是出于一种盲目的信赖和顺从。我只在他的办公桌上见过她的照片,盘着头发,穿着碎花布料的衣服,站在金黄色的麦地里,笑得很从容。这是他们恋爱时他为她拍的,看到她笑起来的样子,你甚至可以想象出那个看着她的男人脸上的表情。他是相当专业的摄影师。我们在一起之后,我也曾央他为我拍些相片,我要放大裱起来挂在墙上。我相信,只有爱这个女人的男人,才有可能拍出她最美的样子。他很爽快地答应,但从未践行。

  是我主动“勾引”他的,如果按照通俗的讲法。他是个工作狂,做事很认真,每天都会是最后一拨离开办公室的人。为了接近他,即使是早已做完了工作我也会故意留到很晚,陪他一起加班。起先我只是透过他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偷偷看他,之后我开始耍些小伎俩,准备了很多问题去请教,在他看起来不那么忙的时候找他谈心,给他些许暗示……是的,他是聪明人,更何况,送上门的漂亮而年轻女孩,几乎没有什么男人可以抵抗。

  3.在我们有了那一层关系之后,他对我的态度明显同以前不一样,外出需要人帮忙打点时会带我在身边,某些重要的任务也会放手让我一个人尝试着完成。那一阶段,是我成长最迅速的时期。总的来讲,他还是相当公私分明的人。这也是让我十分欣赏他的原因之一。

  不是什么交易,而是真的爱情。我曾经告诉他,我是因为爱他才去接近,不是为了稳稳地留在这个公司里。所以沦陷的,痛苦的,从来都是我。我甚至不知道他到底爱不爱我,他说他需要我,但从未说过爱,一次也没有。七月,回忆这一切,真让我感到沮丧。

  他帮我交房子的租金,送我礼物。我用他的钱,心安理得。我总把他视作我的男朋友,而不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他隔三差五地会来我的公寓里坐坐,当然不只是坐坐那么简单。一般都是在下班之后,有时我会做晚餐给他吃。他从不在我这里过夜,也从不在双休日来。可是,我并不介意这种卑微的角色。只要有那么一瞬间,让我感觉他是我的,我就满足了。

  4.去年年底,我怀孕了。其实我很早就想要一个他的孩子,却很清楚地知道他不会同意。看到试纸上那两条红线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惊喜的。然而,我也明白真的生下来后,我们需要面临很多问题。纸从来都是包不住火的,纵使掩饰得再好,终究也会被发现,会穿帮,会闹得不可开交,而他,最不愿意看到这些。我原本应该不出声地去打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当时的心情,我对他说我要把孩子生下来,然后要等他离婚,会一直等。在那期间,很多次,我都想去找他的妻子。我有时想,不如公开所有,只有这样,我才有和她同等的话语权。

  他大概从未料想过我竟如此不听话,并且态度坚决,甚而辞去了工作,安心养胎。他软硬兼施,一度为我耗尽了心力与口舌。妥协下来的结果是,我打掉孩子,他在年内跟妻子离婚。我真笨,以为孩子可以作为要挟他的砝码,让我可以真正地得到他,可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他从没有过离婚的考虑,只是一度想制造这样的错觉,安抚我的心情,先解决掉眼前的危机。然而,我原本的希冀,不也就是想要他在我身边吗?哪怕是不完整地得到,也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