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 > 心里健康 > 正文

谣言面前,为什么受骗的总是你

2018-11-15 17:11 未知
谣言面前,为什么受骗的总是你

   “丁香医生”最近发布了一条号称“全网最强辟谣101条”的帖子,塑料大米、塑胶袋紫菜、喝红酒保护心脏、酵素减肥等等,“那些年曾经上过的当”让朋友圈一片哀嚎。物质伤害是其一,智商被贬面子被损更是让心灵受伤。科技时代,各个年龄层似乎都不能对谣言完全免疫。在哀叹谣言厉害的同时,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受骗的总是你?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杨彦
 
  证实偏见,你相信的是你自己
 
  “我要吐槽我老婆。”大刚说。大刚家宝宝半岁了,最近这段时间带着宝宝上医院检查是常有的事。几次下来,大刚发现了老婆执行医嘱都是按着自己的性子来。“医生说的和她想的一样,她就认,跟她不一样的,她就不听,觉得医生有时候说的也不准,不能全听。就眼下这天,小孩子已经层层叠叠穿了四件衣服了,她还说要保暖。”
 
  大刚老婆的这种心态,其实广泛存在,心理学家还给了它一个专有名词,证实偏见。早在六十多年前,心理学家就已经证明人们在接受信息时是有偏好的,我们更能接受能够验证的信息,而不是那些“否定”说法的信息。如果某些信息和我们主观的观点一致的话,就更容易被我们注意并且理解,换句话说,我们总是在倾向于去寻找能够支持我们原有观点的信息,如果不符合预期,那很容易被忽略掉。
 
  譬如,当我们觉得外星人真的存在,那我们能找到证明它存在的一百条资讯,而不相信外星人存在的那一波人,看见的则是否定的一百条理由。各种“养生专家”理论再矛盾,也会各自有其拥趸,这是因为大家表面上“站队”专家,实际上支持的是自己。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大脑一直在起着“筛子”的作用,我们基于“证实偏见”获得认同感,从而建立起我们对生活的自信来。
 
  又懒又“贪”,所以才要缴“智商税”
 
  影响人们误信谣言的非理性因素还有很多。比如,我们倾向于相信名人的负面消息,倾向于相信多次暴露在自己面前的讯息,倾向于相信能激起焦虑情绪的那些“新闻”,还有非常重要的一条,我们会相信那些简单生动、易于上手操作的信息。
 
  以谣言重灾区——健康养生界为例:《女性在月经期间受凉会致癌》《一个方子,将血管壁清理得干干净净》《五种食物长期吃,就能帮你赶走脂肪》……试想一下,你的客户端、朋友圈,是不是有着大量这种标题?是不是十分戳人?而另外一边,科学的严谨表述常常是另一个模式:一种疾病,原因有可能是A,可能是B,也可能是C,要治疗疾病,可以先试试D方法,如果不管用,那就尝试E方法,当然也都可能不能彻底治愈。
 
  两相比较,用非常简洁和肯定的语气来告诉读者一个结论、一个方法的谣言或者伪科学,更符合认知的特点,被接受起来就亲民得多了。
 
  至于那些被嘲了很久的缴“智商税”的各种鸡肋产品,比如喝了躺着就能瘦的酵素、不用动刀就能改变脸型的“瘦脸神器”,不用针的“涂抹式水光针”等等,戳中的也是懒得思考、又想获得即时满足的心态。无论是减肥还是美容,都需要付出大量的心力和劳力,是一种延迟满足,现在有省时省力的方法,那还等什么?“剁手”下单的那一刻,购买知识付费课程的觉得自己掌握了知识,购买减肥美容产品的觉得自己掌控了自己的身体,这种“即时满足”让人获得简单的快乐,即使这种快乐是虚假的。
 
  一道“谣言公式”,对年轻人依然适用
 
  区别于一眼能看出端倪的假信息,科技时代的谣言往往让年轻人也容易“中招”,有时还套着层层真实的伪装,大大增加了识别难度。
 
  林医生是位主治医生,出身于七年医校学习的“正规军”。自己曾经转发过的一篇谣言,让他印象很深刻。那是一篇有关宫颈癌疫苗致死又致残的文章,当年曾经在朋友圈引起过刷屏,林医生也转发了。“文章引用的是美国疾控中心VAERS监测数据,看起来很真实权威,但美国这个系统是疫苗不良反应事件报告系统,并不是盖章认定这些由群众自发上传的不良事件与疫苗有关,这个偷换概念是致命的,让我也上当了。”
 
  上世纪四十年代,有美国社会学家提出过一道谣言公式:谣言的力量=(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模糊性÷公众批判能力。人们关心的话题,是对自己重要的方面,食品安全、养生健康,乃至于一些大政方针出台,都与个体生命、利益密切相关,更容易成为大众集体关注的话题,甚至是情绪的出口。当话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一面的时候,更加加成了谣言的力量。
 
  年轻一代的群体,虽然很多接受过相对完整的系统教育,具备起码的科学常识,但检索多方面资讯来判断和甄别谣言,还是有着很高的知识和精力的门槛,面对隐藏更深、更具有科学伪装的2.0版的“高级谣言”,年轻人也仍然有无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