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恋爱部落 > 正文

恋爱都不敢谈,就别假装什么独立了

2018-10-07 16:45 未知
恋爱都不敢谈,就别假装什么独立了

开始一段恋爱没那么复杂

有次部门聚餐,聊到谈恋爱的问题。

部门小伙伴大多毕业才两三年,除了一位早婚,其他几位小仙女居然连男朋友都没有。

“我不要谈恋爱,我为什么要谈恋爱啊,我爱工作,工作多好!”

小黄瓜同学的冲天小辫,在半空中摇来晃去,划拉出让人头晕的弧线。

嗯?现在的年轻人,都上进到“宝宝心里只有工作”了?

后来参加了一次心理学活动,才发现这代年轻人,可能真有“不想谈恋爱综合症”。

那次训练营的主题是“亲密关系”。其中有个集体环节,就是把所有学员的座位都排成一圈一圈,大家挑自己想坐的位置坐,可以自由发言,也可以什么都不说。

我坐在最边缘,旁边是位九头身美女,气质超好。我俩聊起了天。

我问她:“你为什么来啊?”

“因为我谈不了恋爱。”

“无性爱者?”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今年多大了?”

“30。”

“以前被伤过啊?”

“我是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

呃……

我这么能扯的人,聊天也陷入死局。

训练营最后一天,那个姑娘突然站起来发言。

她说:“这期主题叫‘亲密关系’。你们中很多是恋人、夫妻一起来解决问题的,可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亲密关系,因为我从没谈过恋爱。”

她停了一会,说:“从小到大,我就是你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我觉得只要有规则可言的事都很简单。但恋爱不一样,没正确答案,也没交往公式,让人害怕。我害怕怎么做都达不到想要的完美,其实我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完美,最后白白浪费时间和情绪,但把这些精力都用于考证、工作,可能更有成效。”

嗯,大女主!

“但我现在想回去试试,因为我发现你们每个人讲的都不一样。或许开始一段新关系,并不需要我准备到最完美状态,才能找到最完美的那个人,而是要找到一个,能跟我一起往更完美的方向去努力的人。”

台下一片掌声。

这个时代鸡汤泛滥,好像每个人都在追求“更高,更快,更强”,如果你安于平凡或琐碎,那是一种可耻。

可我觉得,鸡汤之所以好喝,因为那些金句简化了生活,简单粗暴地用个别成功案例,包装成大众的集体春梦,来安抚俗世中焦躁恐慌的心。

而生命的体验,是细琐、个体、隐私的。听再多道理,不去尝试,都是隔岸观火。

龙应台在《孩子你慢慢来》这本书里,有一篇叫《野心》的文章。讲她在生下第二个儿子华安后,大学时代“人很漂亮,永远冷冰冰的,孤傲不群,很有深度”的单身朋友突然造访,见到她蓬头垢面地谈着理想和计划。

“你后悔吗?”若冰问的时候,脸上有一种透视人生的复杂表情,她是个研究人生的人。

华安悄悄地爬上沙发,整个身体趴在母亲身上,头靠着母亲的胸,舒服、满足、安静地感觉母亲的心跳和柔软。

妈妈环手搂抱华安,下巴轻轻摩着他的头发,好一会不说话。

然后她说:“还好!”沉默了一会又说,“有些经验,是不可言传的。”

结束一段恋爱也没那么可怕

在那次训练营,我还认识了另一个姑娘。我们挺投缘。

下午茶歇时间,我俩靠在吧台前聊了几句,才知道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参加这个课程(这么贵的课程,觉得她真是低调又奢华啊)。

她被恋爱十年的男友,单方面宣布了分手。还没缓过劲,对方已有了新开始,那个女生还是他们共同的朋友。这样的故事情节,确实狗血。怎么想,都应该有张雨绮式反击。

我问她:“你恨他们吗?”

她眼眶有点红,但很坚定地摇了摇头:“那个女生很好。他也很好。是我现在真的不太适合他了。但真正要接受这个结果,还是很困难,所以我来这里寻求帮助。”

那一瞬间,我就知道,她能缓过来,只是需要时间。

有些悲伤,是那么坚硬,那么巨大,像从北极滑落的冰山,把我们整个人生都压得平平的,心里透凉的。

要如何走出这样人生的困境?

知乎大神给过一个经典回答:多走两步。

驮着这个大冰山,一直往赤道游,随着温度越来越高,冰山总有一天会被太阳烤化。

怕就怕你,压在原地,一动不动。毕竟,不是每个孙悟空,都能等到自己的唐三藏啊。

从她身上我明白一件事,当你受伤后,示弱,求助,是多么重要。承认自己虚弱,需要帮助,是康复的第一步。

消除悲伤,其实和建立快乐一样漫长。人人都愿意听别人分享快乐,但没几个人,愿意陪你一起疗伤。这是人类趋利避害的生存本能,不能怨怪任何人。

所以我还蛮佩服这个90后女生,遇到人生的困境,没有给身边人添更多麻烦,而是主动寻找更科学的心理支持力,想方设法,用更高效的方法走出来。

印度教中有灵性四句话,其中一句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而且一定要那样发生,才能让我们学到不同的人生经验,从而继续前行。

所以生命中,每一段关系其实都是完美,即便它不符合我们的期望,超出我的理解。

一别后,那个女生很快去了欧洲旅行,我在她朋友圈看到,她很快又学了架子鼓和现代舞,把生活安排得很满,很有活力。

一个多月后,我见她的朋友圈里写道:“真的可以说再见了”。

好为她开心。她终于游到了赤道,游进了另一个夏天。

刘瑜在《一个人要是一支队伍》中写过这样一段话:

“真正的绝望跟痛苦、悲伤没什么关系。它让人心平气和,它让你谦卑,因为所有别人能带给你的,都成了惊喜。它让你只能返回自己的内心。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不同的自我,他们彼此可以对话。”

真正的独立,是放下所谓完美的执念,在不断的体验和尝试中,不断接近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