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男人 > 男人形象 > 正文

滴滴司机被拘留:中外电影在性别叙事中的男性形象比较

2019-06-12 21:14 网络整理

摘要】:姜文是新生代电影导演中不可多得的怪才,他虽然仅仅有四部作品,但是每一部都深入人心,都是人们热议的对象。影片中的人物形象不再是中国早期电影中的单向度的扁形人物形象。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开始就是如此,但是《让子弹飞》却不意味着就此结束,更重要的是他总是以一个纯爷们的姿态出现,他塑造的男性形象都带有浓厚的姜氏色彩。文章讨论姜文导演作品与西方电影中男性形象的比较及其借鉴之处,主要从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来分析。于此我们发现了姜文导演的电影作品中的男性,不是一个简单的能指,而是一个多义无法简单概念的象征。姜文的电影作品深受世界电影的影响,我们仅仅从《阳光灿烂的日子》与《美国往事》中可见一斑。姜文的高超之处在于:以他人之行塑我之气。他借鉴了国外众多经典电影中的镜头语言,塑造出的却是一个个充满中国文化气质的男性形象,这是值得中国电影学习和讨论的。

关键词】:电影;姜文;男性形象;叙事

一、不同情节设置策略中的男性形象比较

《阳光灿烂的日子》应该算是20世纪后半叶的国产经典电影了,也算是90年代的扛鼎之作。这个时期王朔刚刚走完他的巅峰时期,先后发表了《空中小姐》《浮出海面》《轮回》《顽主》《大喘气》《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等小说,《动物凶猛》是这些小说中不算经典的一篇。但是将王朔的“痞气”和姜文的睿智结合在一起就让影视界起立喝彩了。北京电影学院苏牧教授曾赞许“《阳光灿烂的日子》是中国最好的电影”[1],他在2007年修订版《荣誉》出版时又重复了这句话,而且他表明自己对《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判断近乎无理智的状态,可见其对《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偏爱。

《阳光灿烂的日子》根据王朔《动物凶猛》改编,是姜文导演的处女作,影片讲述的是以文化大革命为背景的成长故事,那是解放后最动荡的年代,对于许多知识分子而言是苦不堪言的一段羞辱史,是非混淆,黑白颠倒,然而王朔放弃了对历史的正面描述,让他的“痞气”压制知识分子精英的主流思潮——像《班主任》等作品那样沉痛地反思文革,而姜文正是看中了这个支点,让“阳光的少年”淹没了“悲伤的大人”,而且他放弃了王朔的“痞气”,让青春像青春本身一样灿烂。青春的稚嫩和冲动伴随着年少的爱情和成长,这是每个时代的少年都具有的性格。王朔在《动物凶猛》中写道:“我感激我所处的那个年代,在那个年代学生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不必学习那些注定要忘记的无用的知识。”《阳光灿烂的日子》完全抓住了小说的基调,这是电影改编的核心问题。我们后来看到的电影版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影像,从任何角度都在诠释这一本质。正如姜文自己所说,他的电影从来没有忠实地反映历史的愿望,他通过电影反映的是自己对历史的记忆。那么我们就不应该用历史的眼光去解读这部电影,我们只能从姜文出发,以电影的方式来对待这部作品了。姜文是个充满野性的雄性动物,从他扮演的红高粱以及刚刚上映的《让子弹飞》都不难看出这一点。而其中写充满血性、丰富且现实的男性形象与《美国往事》有内质的相似,而在情节上又各有各的不同。《美国往事》是赛尔乔?莱翁内根据哈利?格雷的小说《流氓》改编的长达3个小时40分钟的电影。

(一)少年男性形象表达

《美国往事》在叙事手法、人物关系以及时空转换等方面都有巨大的创造力,对众多的电影有着借鉴作用。《美国往事》采用了三段时间的交叉叙事,时间的流变成为电影叙事的主要动力,而人物关系又是这些交叉叙事的内在依据。全片由151个场景构成了15个段落,每个精彩绝伦的段落在切换的时候都浑然天成,使我们感觉到这些段落的转变是叙事的需要而非段落的结束,因此,在3个多小时的观影体验中并不觉得疲惫,像一个老人在给我们讲述自己的少年时代。《阳光灿烂的日子》整体上也是对青春的一种回忆,也可以说是主角马小军对心中的青春岁月的追忆或者臆想。

《美国往事》三段时空,分别为少年时空、中年时空和老年时空,阳光灿烂的日子三段时空主要是童年时空、少年时空和中年时空。从电影的时间来看,《美国往事》的少年在放映时间上占了绝大多数,《阳光灿烂的日子》都将大量的时间花费在了童年和少年时空中,老年时空仅仅在开始与结束的时候,以黑白影像出现。因此将这两部电影都定义成为少年成长的电影完全站得住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