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澳门银河 > 正文

聚焦丨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爱情”买卖

2019-05-15 21:00 网络整理

聚焦丨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爱情”买卖

  一汽夏利、博郡汽车为何选择彼此?

  记者丨段思瑶

  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为了一张“生产证”,博郡汽车还是找一汽夏利谈了这桩“爱情”买卖。4月29日晚,一汽夏利(000927,SZ)发布公告称,拟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即博郡汽车)以现金出资,双方在天津成立合资公司,生产新能源车型。对于双方的投资占比,一汽夏利却并未在公告中进行披露。

  早在半个月之前,《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就曾向博郡汽车董事长、CEO黄希鸣求证是否会寻找一汽夏利代工,当时黄希鸣并未对此进行否认,并笑着说了句“我们目前在跟很多车企谈代工”。现在回过头来看,一切早已成定局。

聚焦丨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爱情”买卖

  1

  一汽夏利的无奈选择

  回望一汽夏利最近两年的举动,会发现这次选择与新造车企业博郡汽车成立合资公司,实属无奈之举。

  在昨天晚上发布的公告中,一汽夏利就显得有些“委曲求全”。与博郡汽车神秘现金出资额相比,一汽夏利一口气押上了自己“与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可以说,除了这些,一汽夏利真的没有什么像样的资产拿得出手了,现金更是没有。

  或许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家徒四壁”,一汽夏利选择在公布成立合资公司的同一时间公布2019年一季报。今年一季度,一汽夏利营业收入约为13.49亿元,同比下滑64.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约1.99亿元,同比增长10.75%。雪上加霜的是,截止2018年12月31日,一汽夏利流动负债高于流动资产约13.3亿元,资金链十分紧张。

  业绩连连“爆冷”,让一汽夏利在和博郡汽车的这场“爱情”博弈中处于下风。一汽夏利昨晚发布的公告,尽显“低姿态”。如,双方在建立合资公司后,合资公司将尽量多的聘用一汽夏利员工。一汽夏利曾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截止到2018年末,一汽夏利共有3860名在职员工,应付职工薪酬期末余额约为1.75亿元。

  此外,多年来闲置的产能,已经让一汽夏利疲惫不堪。2018年,一汽夏利累计销量约1.88万辆。时间再往前推到2017年,一汽夏利累计销量约为2.71万辆。资料显示,一汽夏利具备年产30万辆整车的生产能力。

聚焦丨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爱情”买卖

  业绩亏损、闲置产能……太多的因素综合下,一汽夏利只能另辟蹊径“自救”,这也是其多次失败后的最优选择。2017年11月,一汽夏利公开征集受让方未果。随后,一汽夏利甚至连洗碗机、打印机、空调、电脑这样的设备也进行了转让。

  失去接盘的指望,或许只是为了等来悉数押宝与博郡汽车成立合资公司的那一抹蔚蓝。

  2

  博郡意图明显

  一汽夏利颇具发展空间的产能,让博郡汽车垂涎不已。

  按照规划,博郡汽车未来将衍生出超过10款车型。目前已经亮相的量产车型iv6将在今年年底实现量产,2020年实现大量交付,第二款量产车型iv7也会紧随其后上市。

  黄希鸣曾向记者透露,除了iv6和iv7,未来博郡汽车会保持每年上市两款车型的节奏。

聚焦丨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爱情”买卖

  密集的产品布局,逼迫着博郡汽车尽快获得一张生产“通行证”,要么买,要么找代工。

  从此次一汽夏利发布的公告来看,博郡汽车主要提供在新能源产品开发和机制方面的优势,一汽夏利提供在整车生产制造方面的管理和技术经验积累,这与“江淮蔚来”“海马小鹏”代工模式并没有什么区别。

  “有了车和家、拜腾等新造车企业‘曲线拿生产资质’的前车之鉴,不排除博郡通过承担债务或者收购的方式获取生产资质。”一位汽车分析师认为。记者注意到,在与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的合作中,博郡汽车显得较为神秘,一直未对外透露现金出资额。

  在上述分析师看来,作为一家新造车企业,博郡汽车意图很明显,就是朝着一汽夏利生产资质去的。

  资料显示,博郡汽车已在南京、淮安、上海临港分别建立了生产基地。其中,南京基地生产试制车间已经投入使用,淮安基地、上海临港基地将于2020年投产。随着三个生产基地的投产,博郡汽车更需要一张属于自己的生产资质。

  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修成正果,同属一汽系的一汽吉林或许就要被抛弃了。去年3月,博郡汽车与一汽吉林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合作开发、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产品。黄希鸣曾透露,博郡的第一款和第二款量产车型会在一汽吉林的工厂进行投产,工厂改造正在进行中。

聚焦丨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爱情”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