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澳门银河 > 正文

车企国旗上打广告:让爱情与鲜花交相辉映

2019-06-11 17:16 网络整理

□唐伟

2月14日“情人节”临近,记者走访发现,今年,市场上进口玫瑰花的价格最高达数十倍于国产货,但从销量来说,还是国产货占据主导地位。(见2月13日《每日经济新闻》)

从“蓝色妖姬”到“自由女神”,从欧洲的荷兰到美洲的厄瓜多尔,进口玫瑰越来越受到恋人们的追捧,成为奇货可居的“抢手货”。当然,除了“进口货”这样光鲜的外表,动辄可以保鲜和存放数十天,让一束玫瑰具有了“花儿常开”的高品质,之于爱情长久也是一种美好的祝愿。只不过,保持初心何其不易,反衬现实来看,越是追求鲜花的高品质,越是见证爱情的肤浅。

这是一个开放而多元的社会,物化的东西越来越丰富而精彩,现代化的保鲜技术,可以让食品长期存放而不腐、鲜花长开而不衰。不过,人情日益冷漠之下,从亲情到友情再到爱情,反倒变得基础脆弱而摇摆不定。爱情像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从这棵树到另一棵树不停变换,越是热闹和喧嚣,越让人迷茫而恐惧。

从“想说爱你不容易”,到“有一种爱叫作放手”,这究竟是爱情的进步,还是爱情的倒退,或许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基于对爱情的敬畏才会更加慎重,若是“游戏人生”之态,那么爱情则变得相当漂浮。于一个物化的社会,你无法再追求“梁山伯与祝英台”式的爱情,不过能否少受一点物欲的影响,而多一点爱情的纯真,既是现代人的爱情之困,也是社会精神塑造的现实难题。

不可否认,不同时代都有基于时代特色的爱情观。然而,爱情若不能保持应有的纯洁,则会失去其存在的基础。受物化的影响太深,让现代人的爱情在来来往往之中,很难做到长相厮守。自然,没有了爱情作为坚实的基础,婚姻也就变得极其脆弱,离婚率的居高不下,一方面说明围城中的人越来越开放和洒脱,另一方面也说明,爱情的空洞化和物质化,已成为一种严重的社会问题。

作家严歌苓说:“现代人的爱情我不想写,因为无力、苍白。现代人想得开,想得开的还叫什么爱情?罗密欧与朱丽叶绝对是想不开的爱情。”爱情是理想化的,是“随风飘的心”,若是其太贴近于现实和实际,则“情将难爱”。过去物质不丰富,也没有“进口玫瑰”那样的浪漫,不过爱情却保持着本色而没有被改变。现在表达爱意的载体越来越多,商业的推广与专业的说教,可以让爱情的氛围在物质的包装下变得梦幻无比,不过爱情却成了“易碎品”,刚才还在山盟海誓,转眼之间就势同水火。

我们听了太多信誓旦旦的承诺,也见证了“进口玫瑰”包装的爱情炒作,并在情人节的集体狂欢之下,以攀比之风推高了玫瑰的价格,然而却模糊了爱情的本意,忽略了爱情的初衷。平淡是真,静下心来去认真面对一份爱心,让躁动的内心回归平静,才能让爱情与鲜花互相辉映。 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