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澳门银河 > 正文

首例强制复牌:爱情在今天为何岌岌可危?

2019-06-12 07:35 网络整理

阿兰·巴迪欧《爱之颂》书影。

  阿兰·巴迪欧《爱之颂》书影。

  岌岌可危的爱情

  尼古拉·托昂:  在《萨科奇的意义》,一本随后出名的书中,你说“我们必须重新创造爱情,但也要保卫它,因为它危机四伏。”爱情在何种意义上危机四伏?在你看来,昔日的包办婚姻如何在今天的新衣中改头换面?我相信,近来一家约会网站的宣传已经引起了你的特别注意......

  阿兰·巴迪欧:  没错,巴黎贴满了交友网站的海报,它的广告真地让人心烦。我可以提一些它大肆宣传使用的口号。首先是滥用马里沃的戏剧《爱情偶遇游戏》的标题:“无偶遇的爱情!”接着是:“相爱而不坠入爱河!”没有狂喜,不是吗?还有:“没有痛苦的完美爱情!”都要感谢交友网站......它提供了交易和一个让我大吃一惊的概念:“爱情教练”。所以,他们给你配备一位训练者,让你准备好迎接考验。

  我想,这样的大肆宣传反映了“爱情”的一种安全第一的观念  。爱情需要得到全方位的担保,抵制一切的风险:你会得到爱情,但你要如此彻底地评估未来的关系,你要如此仔细地通过网上搜索来挑选你的伴侣—当然是通过获得一张照片,其品味的细节,生辰八字等等—把它们放到一块,你可以告诉你自己:“这是一个无风险的选择!”这是交友网站的花言巧语,广告宣传采用它更是让人神魂颠倒。显然,只要爱情是一种几乎所有人都在寻求的快乐,只要它把意义和强度赋予了几乎每一个人的生命,那么,爱情,我想,就不能是一个以风险的完全缺失为基础的被给予的礼物。交友网的方法让我想起了美军在提倡“智能”炸弹和“零死亡”战争时的宣传。

  尼古拉·托昂:  那么,你认为“零死亡”战争和“零风险”爱情之间存在着一种关联吗,就像社会学家理查德·赛内特和齐格蒙特·鲍曼在金融资本主义对临时工说的“你得不到承诺”和“爱人”对他或她的伴侣说的“我没有承诺”(因为他们漂浮在一个诸关系需要以一种舒适的消费主义许可的名义做出的世界里)之间看到了一种相似性?

  阿兰·巴迪欧:  情节是一样的。“零死亡”战争,“零风险”爱情,没有随机,没有偶然相遇。由于它得到了广泛的广告宣传的所有来源的有力支持,我把它视为对爱情的首要威胁,称之为安全的威胁。毕竟,它和包办婚姻并无太大的差别。不是在家族秩序或等级制的名义下由专横的父母做出,而是以参与其中的个体的安全为名头,通过预定协议,避免了随机性,偶然相遇,以及最终的一切存在的诗意,因为风险的范畴已经缺席。

  爱情面临的第二个威胁是否认爱情的重要性。与安全的威胁相对的观念认为,爱情只是无约束的快乐主义和各种可能之享乐的一个变体。目标是避免一切即刻的挑战,避免对爱情从中编织的他性的一切深刻和真正的体验。然而,我们应该补充道,由于风险因素无法被彻底地消除,交友网的宣传,就像帝国主义军队的鼓吹一样,说风险会是别人的!如果你经过了良好的爱情训练,遵从现代安全的教规,你会发现,把另一个不适合自己的人支开并不困难。如果他感到痛苦,那是他的问题,不是吗?他不是现代性的一部分。同样地,“零死亡”只适用于西方军队。他们扔下的炸弹杀死了一大群人,就因为他们住在下面。但这些遇难者是阿富汗人、巴勒斯坦人......他们也不属于现代性。  安全第一的爱情,就像一切由安全准则控制的事情一样,表明:对那些拥有一份不错的保险单,一支优良的军队,警备力量,在心理上采取个人享乐主义的人而言,风险是不存在的;而那些相反的人,则拥有全部的风险。

  想必你已经注意到,我们总是得知,事情是“出于你们的舒适和安全”才这么做的,从人行道上的坑印到地铁里的巡警。在根本上,爱情面临着两个敌人:由一份保险单确保的安全,以及由受调控的快乐限定的舒适区。

  尼古拉·托昂:  所以,爱情的自由观念和保守观念之间存在着一种协议?

  阿兰·巴迪欧:事实上,我认为,自由派和保守派都聚集在一个观念的周围,即爱情是一种无谓的风险。一方面,你可以得到一场计划好了的婚姻,追求一切完满的欢喜,另一方面,你可以得到充满快感的有趣的性安排,如果你不考虑激情的话。从这个角度看,我真地认为,爱情,在今天的世界里,陷入了这样的困境,陷入了这样的恶性循环,并最终危机四伏。我想,哲学,以及其他领域的使命,就是团结起来,保卫爱情。那或许意味着,正如诗人兰波所说,它也需要重新发明创造。它不能是一种纯粹维持现状的防御性行动。世界充满了新的发展而爱情也必然是某种不断革新的东西。风险和冒险必须被创新发明创造出来,抵制安全与舒适。

哲学家与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