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澳门银河 > 正文

宋小女和她的前夫张玉环:冤狱时期的爱情

2020-08-09 21:20 网络整理

相隔9778天,8月4日下午,宋小女在张家村见到了张玉环。此时家里房子已经变成了一堆残砖败瓦,更大的不同是张玉环已经从法定的杀人犯重新变成清白之身。26年的压抑让两人激动不已,抱着80多岁的老娘哭成一团。

时间回到1993年10月,村里发生一起命案,两个小男孩被人杀害后抛尸水塘。

三天后,张玉环被村主任叫去吃饭,守在一旁的警察将他抓住。妻子宋小女亲眼看着丈夫被带上了车,之后的二十多年,她只有在监狱里才能看到张玉环。

1995年1月,张玉环被南昌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刑两年执行。

宋小女不相信老实本分的丈夫会做出杀人的事,况且受害人还是两名与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孩子。

她在探监的时候问丈夫:你做了没有?你不要骗我,你做了没有?

张玉环说:小女,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

知道了丈夫是屈打成招,宋小女和家人决定为他申冤。

从老家到进贤县来回20多公里,宋小女在法院和公安局来回跑。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妇道人家,到了公安局她连一份纸质材料也拿不出来。

公安局的人问:你家里没有男人吗?叫你家的男人来。

宋小女说:我家两个男人,大的8岁,小的7岁,要把他们带来吗?

98年,有人告诉宋小女要写信到北京才有用,宋小女不识字,靠查字典才写出一封封申诉信。前后寄出了五六封,都没有回音。

有一次她回到家里,发现柜子进了老鼠,里面厚厚的上诉书被咬成碎纸片,宋小女忍不住哭了。

26年里,宋小女到监狱里看过张玉环十来次,每次见面两个人都是先哭。哭完张玉环就开始说自己是冤枉的,宋小女看着丈夫,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玉环问她在外面过的怎么样,宋小女不想让他担忧,每次都说自己的非常好。

这并不是真话。

宋小女目睹丈夫被带走的那年,两个儿子一个4岁,一个5岁,大一点的还不到腰间。宋小女拉扯着两个孩子,日子完全陷入了黑暗。

开始的一段时间,宋小女吃饭的时候都是哭的,吃一下,哭一下,整个人变得魂不守舍。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给宋小女找了个摆摊卖菜的活计,他负责帮忙进货。

然而没几天张民强就发现了不对,宋小女每天卖出的菜钱还不够进货的钱。他悄悄跑来菜摊旁观察,才发现宋小女心思没有在卖菜上,一整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找钱时常常把菜钱也找出去。

自从被判定为杀人犯后,有人开始说张玉环精神有问题,人言可畏,村里的人对宋小女母子也变得不待见了。宋小女只能带着孩子过起了一种流浪生活,这个亲戚家住两个月,那个亲戚家住两个月,居无定所。在哥哥家的时候,哥嫂有时会吵架,虽然夫妻吵架是常有的事,但宋小女总感觉是因为自己母子引起的。

99年,经过家人介绍,宋小女和现任丈夫生活在了一起。她和现任丈夫约法三章,第一要对两个儿子好,第二,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阻拦自己去看望张玉环。

宋小女在监狱里给张玉环说了想要改嫁的事,她说这样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两个孩子,自己永远不会忘了张玉环。张玉环最后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1996年,宋小女患了子宫肌瘤,2011年又被查出患有宫颈癌,医生和丈夫多次劝他动手术。但她不敢,害怕走不下手术台,自己还有两个儿子,张玉环的事情也没解决。

宋小女想到了自杀,她决定去跳海,还好在上车前被丈夫发现拦了下来。

因为没钱,宋小女和张玉环的家人没有请过律师,一直靠自己和张玉环的哥哥来回跑。后来被媒体报道,一些公益的律师为她们提供了帮助,加上张玉环在狱里不断上诉,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案子于2020年7月9日再次重审。

“好消息,好消息啊”在与张玉环家人的通信中,宋小女难以掩盖激动的心情。从代理律师那得知,这次庭审张玉环很有可能被当庭释放,宋小女提前几天从福建赶回了江西老家。

当天,宋小女换上了新衣服,把头发梳了又梳,打理了两三个小时才满意。然而当天她并没有如愿以偿见到张玉环——法官宣布择期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