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性保健 > 正文

人到中年,无性婚姻最可怕

2018-12-06 11:48 未知
人到中年,无性婚姻最可怕


-01-
 
生意失败之后,宋镭发现一切在变。
 
经常聚餐的朋友联系少了,嬉笑打闹的亲戚距离远了,就连老婆杨潇说话也阴阳怪气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脑海闪过这句话,宋镭厌恶地吐了一口痰。
 
下班,杨潇去幼儿园接女儿回家,陈镭坐在客厅打游戏。
 
分神的间隙,朋友打来电话,说家里急需用钱,能不能把借的20万还了。
 
沉默片刻,陈镭说,一周后给你。必须要把房子卖掉了,但是怎么跟杨潇解释。
 
晚上8点,杨潇和女儿推门进来。陈镭问,去哪儿玩了啊?杨潇看了陈镭一眼,没说话。
 
女儿抢答道,商场,买了新衣服。
 
睡前,陈镭试图拥抱杨潇,表达一下愧疚,可杨潇立马推开陈镭的手,说别碰我。
 
不碰,就不碰,陈镭自讨没趣,背对着杨潇说,房子我要卖掉了。
 
杨潇炸毛,说房子卖了,我就跟你离婚。
 
才结婚一年,眼见明亮的未来,被陈镭彻彻底底毁掉。
 
 
 
-02-
 
当初为啥要心血来潮去做生意呢?陈镭想。然而后悔归后悔,房子最后仍然是卖了。
 
望着熟悉的家,变成别人的家,杨潇垂头丧气地牵着女儿的手,无比绝望又难过。
 
不敢离婚,因为女儿需要一个爸爸。事后杨潇对陈镭说。
 
陈镭握着杨潇地手,有很多话要表达,可脱口而出地,只有辛苦你了。
 
这座城市很繁华,需要加倍努力,陈镭感到深深的罪恶感。
 
重新找了工作,恢复打工者的身份,陈镭勤奋又拼命,不断地加班,加班,加到过劳肥。
 
杨潇说,你想死,也别拖着我们娘俩。陈镭回,我死了,保险留给你们。
 
杨潇呸,吐了一口。
 
 
 
-03-
 
和焦虑同步增长相反的除了金钱,还有头发,三年过去,陈镭秃了。
 
谁会和一个又胖,又秃的人,亲热呢?至少杨潇不会。
 
这三年,柴米油盐浸透生活,陈镭无数次想要,可开了口,迎来的都是滚。
 
压抑,暴躁,自卑,煎熬。陈镭试过听歌,跑步,分散精力,试过网络聊骚,替代甜蜜。
 
可终究不是真实的身体,没有灵与肉的结合。
 
一天,陈镭把杨潇堵在卧室,说我是个男人,会憋坏的。
 
杨潇说,你一天到晚还有脸想这事,家里没有钱,日子过不下去,脾气臭到爆,看到你就烦。
 
陈镭:我们是夫妻。杨潇:你知道照顾小孩多累吗?你们男人永远体会不到家庭主妇的辛苦。
 
陈镭愣住,他不知道杨潇对他有这么多怨言。
 
 
 
-04-
 
之后,陈镭深刻反思,他觉得杨潇说地对。他没有承担一个家 ,没有把好脾气留给家人。
 
他知道杨潇爱花,却从来没送过她一朵,他知道杨潇做家务累,却从来没主动分担。
 
此后,陈镭变了性子,他对杨潇越来越好,带她出去旅游,给她买礼物。
 
杨潇也由冷淡变热情,她告诉陈镭,她对他生意失败,没失望。
 
她失望地是,他不爱回家,也没有继续拼搏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