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性保健 > 正文

巴基斯坦遭袭击:株洲性保健市场探察:性保健店都有卖迷奸粉

2019-06-12 13:27 网络整理

  看着很美,效果未必。 聂千川 摄

  看着很美,效果未必。 聂千川 摄

  计生用品真假难辨。聂千川 摄

  计生用品真假难辨。聂千川 摄

株洲网讯(见习记者 聂千川)华灯初上,城市的夜生活又开始忙碌起来。有这么一群人,这个时候才支开店门,点亮招牌,开始新的一天的营生。

他们,是性保健店的经营者。

“壮阳”药占大头 “迷奸粉”都有卖

株洲火车站附近的一条小弄子里,一家不足5平方米的小店,门口竖着一个写着“性保健”的灯箱。夜晚,灯箱里便会透出粉色的光亮。李建经营这家小店已近4年。

昏暗狭小的店铺内,摆满了各种名称直白、包装不堪入目的“壮阳”药,名号多为“伟哥”之类:“植物伟哥”、“美国伟哥”、“金装伟哥”……

“现在性保健店很普遍,有的还成片开张。”近年,市区性保健店数量发展速度之快令李建咋舌。4年前,整条弄子里还只有他一家店,现在已有了8家。

“别看我的店小,靠它养活了我一家四口。”李建说,现在性保健店主要经营三种性质的商品:“壮阳”药、计生类、“器具类”。

“主要卖的还是‘壮阳’药和计生类,‘器具类’由于市民的观念问题,暂时还在起步阶段。”李建透露说,“壮阳”药的销售占销售整利润的60%,计生类占35%。

记者问及网上热炒的“迷奸粉”是否有卖,他坦然一笑,“怎么没有,不过价格有些贵罢了,一般店很少卖。”

“销售这类药物是否违法?”

李建说,这种买卖很普遍,只要你出得起价,各种“迷奸粉”之类的致幻药物基本都能搞到。

记者随后暗访了市内多家性保健店,发现均有“迷奸粉”销售。

号称“金牌投资” 利润堪比毒品

丰厚的利润,是这个行业兴盛的由头。

在业内人士看来,性保健犹如一劳永逸的“金牌投资”,一间数平方米的小屋,一个小货柜即可开业。小投入,却能在短期内获得大回报。

“这个行业的利润堪比毒品,或者更大。”李建说。或许是便于记者理解,他随即从柜台中拿出数盒“壮阳”药。

“比如这盒‘鹿鞭宝’,一瓶10粒,一粒零售价60元,进价一瓶仅3元。”

“这盒‘艾力达’是德国进口的,也是10粒,零售价一粒90元,进价一瓶8元。”

见记者被惊得目瞪口呆,李建哈哈一笑,“这些还算利润比较小的,有些成色差些的进价更便宜。”

至于占销售利润逾三成的“计生类”产品,李建坦言,如果规规矩矩地做,利润只有20%。对此,他拿出一叠账单给记者查阅:

品名 进价 零售价

杜蕾斯激情装(12支)正品 36元 A货 2元40元

B货 1元

杜蕾斯超薄装(12支)正品 49元 A货 2元55元

B货 1元

……

他解释说,所谓正品就是正规厂家生产的;A货就是高仿的,小厂家的产品套上名牌产品的外包装;B货是小作坊产品套上名牌产品外包装。

“A货,在使用上和正品没什么差别,不是行家看不出,B货外包装太次,现在基本淘汰了,一般都是卖A货。我算有良心的了,那些卖B货的,都不知道有没有卫生保证。”李建称。

所谓药效,不过是精神暗示

记者询问这些“壮阳”药的药效究竟如何时,李建有些支支吾吾,红着脸说了这么一件事。

那是在2008年,入行不到半年。由于不时有顾客追问药品疗效,李建心中没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吞服了自家店中的一种“壮阳”药。

“吃第一粒时,没有什么感觉,吃了第二粒,还是感觉效果不大,吃到第三粒,才有点作用。不过喝上一杯凉开水,马上就失效了。”

而对于销售这类产品,李建倒是颇有心得:“干我们这行,得学点心理学。”李建透露,销售“壮阳”药时,精神暗示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顾客买药时,店主一般会多次询问其是否患有心脏病、高血压之类的心脑血管病。店主再三强调,如果有以上疾病,无论出多少钱都不卖,怕吃出危险来。”“这倒不是真为顾客健康着想,只是为了给顾客一个药效强烈的精神暗示。”目的在于促使对方迅速成交,至于药效究竟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药品无效,顾客回头找麻烦咋办?李建坦言,入行4年,他从未遇过此类问题。

“他们(购药者)大多碍于脸面,服用后即使没有效果,也不会回到店里与我计较,更别说到相关部门举报了。再说他们都是买了药就走,回头客也不多。”

“壮阳”多为假药 监管不可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