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性保健 > 正文

扯“老中醫”“大藥房”作旗,性保健品詐騙“關愛”背后實為“套錢”

2019-07-03 04:39 网络整理

原標題:扯“老中醫”“大藥房”作旗,性保健品詐騙“關愛”背后實為“套錢”

“7至15天見效,徹底治愈不復發。”“調理后,頭發烏黑茂密,整個人看起來年輕好幾歲!”……記者調查發現,時下,不法分子將目光盯上有“難言之隱”的人群,利用受害人不願聲張的心理,鼓吹性保健品治療奇效。不少人落入詐騙分子精心編織的陷阱——利用大藥房作幌子、假冒“老中醫”作擺設,虛構病情,噓寒問暖,推銷售價高達幾百上千元的性保健品套餐,實際成本價僅為幾元幾十元。

打“老中醫”幌子,編虛假“病情”,賺取暴利

近日,廣州天河警方破獲一起男性保健品詐騙案。警方抓獲77名犯罪嫌疑人,查獲偽劣保健品26種702箱,涉案金額超千萬元。

辦案民警彭雲輝介紹說,該團伙詐騙對象主要是20歲到50多歲的男性,受害者遍布全國20多個省份。詐騙團伙利用網絡平台發布信息廣告,待有人“上鉤”進行咨詢,通過微信“一對一”服務,以對方身體腎虛需要調理為由,誘騙客戶高價購買偽劣產品。

記者採訪了解到,為了騙取客戶信任,該團伙請冒牌“老中醫”坐堂問診開方,提升信譽度。

“實際上‘老中醫’連醫生職業資格証都沒有,給患者建立的病歷檔案、開的‘方子’都是相似的,也是假的。”彭雲輝說。

據犯罪嫌疑人、負責開方的“老中醫”吳某供述,自己中專畢業后邊學邊干,實際並沒有取得從醫資格証書。

騙局的背后則是巨大的非法經濟利益。彭雲輝說,第一筆單談成后,“業務員”一般是收取100元至200元的定金,銷售的產品也多為幾百元錢的。然而,這只是“吸金”的開始。后續“業務員”又會以“要加大劑量”“配置更高濃度的藥”,層層升級,推銷2380元、2680元、3680元等價格不等的產品套餐。

“售價一百多塊的性保健品,成本價隻有五六塊﹔售價四五百塊的成本隻有二十幾塊。”彭雲輝說。

噓寒問暖的“關愛”背后實為“套錢”

記者梳理近年來一系列性保健品詐騙案件發現,引經據典、真實偽裝、現身說法、引誘恐嚇是不法分子常用的四種“套路”,本質上都為“套錢”。

——介紹引經據典,謊稱“祖傳秘方”。很多性保健品在介紹中先推出某種名貴中草藥的養生保健功效,並引用《神農本草經》《本草綱目》等中國古代藥學專著對這種中草藥的記載,指出該保健品中就含有這種中草藥,或者干脆稱這些成分來自某位大師的“祖傳秘方”。由於這些書中的記載隻針對中草藥本身,往往是真實的,很多消費者查詢后對其十分信任,並把這種信任“轉嫁”到保健品上。

——行騙真實偽裝,“專家”故弄玄虛。廣州市天河區珠吉路上,一棟兩層樓房看起來與一般的藥店沒有任何差別,然而,這卻是警方搗毀的一個男性保健品銷售詐騙窩點。

與真實偽裝相配合的,是貌似權威實則故弄玄虛的假專家、假神醫。記者發現,一些假專家為了標榜自己權威,往往給自己加上權威機構的頭銜,擁有幾個甚至十幾個社會身份。而在介紹產品時,假專家又反復強調保健品內的高科技成分,甚至假模假樣地叮囑“患者”服用期間,不要吃白蘿卜和綠豆等食物,留意睡眠和精神狀態,讓不少消費者信以為真。

——“病友”現身說法,講述聲情並茂。近年來,不少保健品的銷售通過自架發射器的“黑廣播”等途徑宣傳。記者收聽一些“廣播訪談節目”了解到,節目讓一些吃了性保健品的“病友”打電話到“直播間”,講述前后對比療效。“病友”講述的情節往往低俗色情,讓聽眾動心進而相信。

——動輒引誘恐嚇,療效全靠忽悠。廣州增城警方打掉的一個性保健品銷售詐騙團伙成員介紹,如果男性客戶購買壯陽產品沒效果,就騙對方稱停藥會導致細胞休克﹔對於想停藥不買豐胸產品的女性客戶,則恐嚇對方稱需要禁欲兩三年。他們賣的產品大多產自黑作坊,產品效果主要靠忽悠,靠對消費者進行噓寒問暖帶來的心理暗示。

重拳出擊,多部門協同聯動整治“保健”市場亂象

一系列多部門協同聯動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的措施出台。8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等13個部門召開聯合整治“保健”市場百日行動電視電話會議。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表示禁止各地市場監管部門對保健品進行評比、評優等活動,違者堅決依法追責﹔工信部門表示,建立健全24小時機制,及時處置網絡違法活動,嚴查利用騷擾電話進行保健品推銷﹔商務部門將嚴格直銷行業市場准入,整治直銷市場秩序﹔衛生部門將嚴厲查處各種假借健康講座進行免費體檢、以中醫預防保健名義進行非法診療、無証行醫等行為。

“多部門協同合作,有效避免了過去各管一段、銜接不力、力量分散的弊端。”廣東省醫學會醫事法學分會主任宋儒亮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