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世界杯赌球 > 正文

曹红彬伤妻案改判无罪:“认罪还不如叫我死了

2019-05-14 18:34 网络整理

  原标题:曹红彬伤妻案改判无罪:“认罪还不如叫我死了”

  记者:曹慧茹 韩谦

▷ 曹红彬和妻子站在家门口

▷ 曹红彬和妻子站在家门口

  15年的刑期加上出狱后两年的等待,53岁的河南鄢陵人曹红彬,终于等来了一纸无罪判决,“沉冤得雪,等了太久!”

  5月13日下午,河南省禹州市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认定曹红彬故意伤害罪不成立,改判无罪。

  案件审理一波三折。2002年12月,许昌中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曹红彬死刑,在经历河南高院两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后,案件被许昌中院降级审理。鄢陵县法院一审开庭后,检察院曾以“事实证据有变化”撤诉,但后来又重新公诉,最后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曹红彬15年刑期后,许昌中院终审维持原判。

  曹红彬在狱中不停申诉,坚称自己没有犯罪,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之下作出的,这也导致他15年刑期,没有一天被减刑。(北青深一度2018年8月23日报道《河南曹红彬“伤妻”疑案:服刑15年出狱,案件再审后发回重审》)

  重审宣判后,北青深一度对话了刚刚获判无罪的曹红彬及其大儿子曹龙。

▷ 在狱中度过的15年,曹红彬没有一天认过罪,因此也没有减过一天刑

▷ 在狱中度过的15年,曹红彬没有一天认过罪,因此也没有减过一天刑

  定罪的三个核心证据均存在问题

  遭遇17年前那次伤害后,李丽平从未跟人说清楚过,伤害她的究竟是谁,真相到底是什么。

  回顾此案,许昌中院2002年12月10日作出的一审判决书显示:“被告人曹红彬酒后在鄢陵县城十字街邮局附近用201电话给丁某联系后,便驾驶自己的松花江面包车回到彭店,将车停放在彭店税务所内,并从税务所门外拾起一块石头来到自己的烟糖酒批发部门前,见其妻李丽平在门前的小床上熟睡,便举起石块向李丽平头部猛砸两下,待李丽平昏迷,然后将李丽平的秋裤、裤头脱下来,扔到床北侧,又过批发部屋内,掂出两只钱箱,先将红塑料钱箱扔在彭店税务所门口东边一米远处,后又将铁皮箱扔到村外一路边的麦地里。伪造完强奸、抢劫作案现场之后,曹红彬才喊起他人,将李丽平送往医院救治。”

  曹红彬的申诉代理律师毛立新、张旭华认为,本案定罪的三大核心证据均不能成立:

  首先,曹红彬唯一一次有罪供述,其合法性、真实性均存在问题。曹红彬被监视居住的地点,就在鄢陵县公安局院内,曹红彬被拷在铁椅子上4天4夜。不仅有线索表明曹红彬遭到刑讯逼供,同时公安机关也存在诱供、指供行为。

  其次,本案缺乏客观证据证明曹红彬实施故意伤害的行为,曹红彬右袖口上的迸溅性血迹,成为全案唯一指向犯罪嫌疑人的物证,但曹红彬存在抢救被害人的行为。

  在案件第一次被河南高院发回重审之后,许昌中院委托公安部做了重新鉴定,结论为溅落、甩溅痕迹,而不是迸溅性血迹,鉴定之间出现直接矛盾。在鄢陵县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之后,曾经找到相关的痕迹专家进行座谈,座谈的结论为:溅落、甩溅、迸溅血痕的形成机理一样,形成的血痕都带方向性,但无法严格区分,三者无明显界限。“这样一来,迸溅性血痕作为定案依据已经不具备科学性”。

  最后,证人孟某的指证,举报时间不符合常理,孟某2002年和曹红彬关在同一个号里,两年之后才到公安机关反映情况,诉讼时点为高院第一次裁定发回重审之后,令人怀疑其真实动机。同时举报内容和案情不符,其证言和其他证据无法印证。

  最重要的是,孟某在2013年,许昌中院找其核实当年指证曹红彬的相关情况时,否认了自己曾经到公安机关举报曹红彬的事实。

▷ 当年的市场批发部。案发时,妻子李丽平睡在屋外的小床上

▷ 当年的市场批发部。案发时,妻子李丽平睡在屋外的小床上

  曹红彬:认罪还不如叫我死了     

  深一度:现在宣判无罪,你的心情怎么样?

  曹红彬:很激动,这一天我等了17年了,终于沉冤得雪,等了太久!一直期盼着洗清罪名,挺直腰杆,该干啥干啥,不然心里平衡不了。

  深一度:接下来有何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