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洲:聊不完的土味情话_豫女网
主页 > 性爱 > 性情夜话 > 正文

小洲:聊不完的土味情话

2018-08-08 15:47 未知
小洲:聊不完的土味情话

   真人秀节目《偶像练习生》爆红网络,几个年轻的鲜肉男孩在节目花絮里进行土味情话大比拼,继而令“土味文化”在网络上引发了病毒式传播。正所谓,文艺的情话都一样,土味情话却各有各的土法。

  之后,周杰伦的《不爱我就拉到》紧随其后。歌词“哥练的胸肌,如果你还想靠,好胆你就卖造“遭网友吐槽“土”到掉渣,但又甜到发腻,“土味情歌”变成了热搜的歌曲标签。

  “土味”,最初多用于形容一些俗气、不符合主流审美、甚至有些没格调的信息。通过网络和网友的脑洞,“土味文化”堪称2018年最大的网络潮流风向标。

  因喊麦而走红的MC小洲,以鬼畜般的脱gang式唱法,顺利搭上了这一波网络红利,被数千万的粉丝称为土味情歌王。

  01

  经过几年爆发式的发展和运营,网络直播圈已经可以和现实中的娱乐圈等量齐观。

  如今的直播圈是新生代网红主播们一手打下的江山。他们的直播方式更多元化,领域更垂直,专精度更高。

  作为一个庞大的在线娱乐帝国,直播圈曾经一度被媒体称作“和现实世界有一道看不见的结界”,但 YY的主播们正在以其独特的方式跨越这道结界。

  他们纷纷在各大平台现身,有的走上星光大道,有的参加了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有的则不断走通告发新歌,艺人化之路越走越宽。

  唯独喊麦帮,似乎毫无动静。

  这种起始于迪厅夜店,发达于网络直播的演唱风格曾经风靡一时,深受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广阔中国农村的小镇青年的推崇,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

  受追捧的同时,也被无情地取笑。微博上有评论这样说:“喊麦那就是黑人文化啊,打架,兄弟,女人,文身,玩首饰(盘串儿),炫富,斗车,进监狱……就是音乐天赋这一项差点儿,换成了二人转天赋。”

  第一批红起来的喊麦MC,一度称霸网络直播,随后又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因喊麦走红的小洲却不一样。“与其说小洲是MC,不如说他更像个能唱歌、会拍短片、还有点小情怀的老板。”一个粉丝这样说。

 

  在YY坐拥百万粉丝的小洲,在一些短视频平台同样拥有超高人气。

  他有一支30个人的专业制作团队,线下还运营着一个签约了50多名艺人的公司,业务线遍布演艺、直播和短视频。未来,他还将涉足网络自制剧。前段时间,他在自己的家乡山东莱西购入了一套别墅,并耗资百万进行装修,他说:“里面专门有几间房是为了招待来找我的粉丝们准备的。”

  才26岁的小洲总感觉过于老成,他当过小混混,打过群架斗过殴,被人骗过几十万的钱要不回来,什么苦都吃过,“好像已经过完了大半辈子”。采访把他拉回到了青春期,他说起记忆当中几个印象深刻的时间点,话语间流露出百感交集的语气。“哎,那时候真的是,太混了。”

  在赚到人生第一桶金——800块之前,小洲都以为,也许一辈子就这么醉生梦死地过下去了。

  02

  小洲的老家在山东省莱西市,当年是一个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县城。坊间一直有个说法,喊麦是“底层人民的呐喊”。在小洲动荡的青春期里,这一点他感触颇深。

  “家里穷”是他在采访中经常提到的。

  父亲是个大货车司机,经年累月地在外面跑长途,每次回到家话都很少,就是埋头睡觉。母亲在当地一家商场的黄金柜台做营业员。他还因此调侃,“卖黄金的咋了?那些黄金也不是我妈的呀。你也不能想拿就拿吧?”

  爷爷去世后,当初为了治病而欠下大量债务的父亲不得不卖了家里的房子,一家三口就暂住在另一个乡下的亲戚家里。三层楼的土房子,他们住在二楼,没暖气,一个冬天只能吃大白菜,一口肉腥都沾不上。

  据说后来,这栋留下很多回忆和故事的小楼房,被成名后的小洲买了下来,“这是见证了我一些命运的地方。”

  父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疲于生计,鲜有时间管束儿子。或者说,到后来,想管也管不不住了。

  因为家里穷,又受不了别人嘲笑他,他开始到处跟着一些不良少年混,一句话说不对付了就和人打架。三天两头就有人和他父母说,你家孩子又闹事了。

  时间久了,家里人渐渐麻木,也习以为常。

  那天,他突然感觉,这种穷困潦倒、横行霸道的生活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总得去干点什么”,母亲和他说。

  于是糊里糊涂的,小洲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服务员、清洁工、网管、饭店端盘子的,只要是学历门槛低的工作他全都干过。

  极度苦闷的时候,他喜欢去泡网吧,在QQ空间里大段大段地写心情。那些被形容为“从灵魂里迸发出来”的词句,变成后来他创作歌词的巨大灵感来源。

  那个因贫穷被羞辱过而狠狠回击的小洲,那个一整个冬天都在挂念肉香的小洲,那个在混沌中不断挣扎的小洲,统统消失不见。

  年轻气盛的男孩,变成了被生活打了一耳光的男人。

  他在直播间聊起陈年旧事,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如今,他在 YY 上一呼百应的“洲家军”仿佛都在他的故事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困苦的底层生涯,来自命运的写照,直戳粉丝的内心。

  03

  几年前,小洲连喊麦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时候他和几个哥们在朋友圈卖耳机和麦克风,就是那种特别山寨的国产杂牌。第一单成交,赚了800块钱,一分不少地交给了母亲。

  他清楚地记得,母亲当时慌张地追问他,钱哪来的?偷的还是抢的,还是干了什么坏事了?那一刻,小洲惊觉,这么多年,父母都活在对自己的绝望中,现在绝望变成了失望和怀疑。

  他还在青岛的酒吧当过一段时间的DJ,但是持续时间并不长。母亲极力反对他出入于酒吧这种声色场所。

  为了排遣情绪,他继续混迹在QQ空间。突然有一天他进入一个好友的空间,对方在自己的主页放了一首歌,是他从没听过的风格,“有点像在念歌词,但又有节奏感”。对方告诉他,这叫喊麦,还是自己唱的。

  “真有面子啊”,小洲动了心。他花了十块钱,给自己的QQ号充了一个月的绿钻会员,也开始把自己唱的歌录好了放到空间里。

  在那个虚拟的社交圈里,小洲一度找到了自信。三年里,他翻唱了数不清的流行歌曲,每个月都能挣好几千块。后来,一些企业都慕名来找他做宣传片的音频录制。收入最多的一个月他能赚十几万。

  他说自己过怕了苦日子,就想多赚钱,遇到贵人的同时,也遇到过坑蒙拐骗的。有人以厂家身份让他一起投资一款面膜,70万元转账过去,对方随后便卷钱跑路。“那段时间特别消沉,就是一种挫败感”,小洲说,这让他看到了社会更阴暗的一面。

  但是,他因此也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点。2010年,小洲开始自己写歌,录制好后发布到网上,迅速蹿红。仅2013年,他的歌曲点击率就超过10亿,连一些主流音乐网站都陆续收录他的音乐合集。

  之前在QQ空间唱歌写句子的经历,为小洲后来做网络主播提供了契机。直播出现后,各大资本商争相角逐这一新风口。2015年4月,小洲在YY开播。刚开播不久,他就持续高产,年底又出了个人专辑《MC小洲单曲集》。

  他的每首作品里面都透露着一些社会道德价值观,还有一些爱恨交加的发泄。那些被网友戏称为“散发着浓浓非主流味道”的土味情歌,令他变成了网上最励志的社会哥。

  独特的嘶吼式唱腔让小洲圈粉无数,他还能说会逗,像个妙语连珠的段子手,直播间总是笑声不断。

  2016年,小洲拿下YY年度盛典最佳男潮音乐艺人奖,连续四周进入周星榜,位列周星大人物榜首。直播不到两年,他迅速跻身于一线脱口秀主播行列。

  有娱乐评论人这样描述,这些来自于劳动人民底层的网络主播,一旦改造成功,他们的爆发力比别人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