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清霓和他的山水画磊落见性情_豫女网
主页 > 性爱 > 性情夜话 > 正文

袁清霓和他的山水画磊落见性情

2018-08-10 10:03 未知
袁清霓和他的山水画磊落见性情

  我与清霓订交,已有半个多世纪了!1960年,我从秦古柳老师学画,清霓是同时旧方书屋门生中年龄最长、画猎最久的一个。当老师让我临摹清代龚贤的《课徒画稿》时,清霓已越过明清开始临摹宋元名作了。他根据《宋人画册》临的一幅《深堂琴趣图》深得老师的赞许,让我们这些师弟羡慕不已。
  老师深谙传统教育方法,除了临摹,还鼓励学生外出写生,严格要求练习书法,勤读古文,熟悉画史,这些清霓都比我们早行一步。他不仅从老师学书画,还从无锡另一位前辈徐育柳学填词,并专程去苏州学昆曲。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沉迷于这些几乎被时代遗弃了的传统文化,在当年可称异类。他此后的作品所以丰富耐看,恰恰与他这些素养大有关联。
  几个同学中,我与清霓交往最密,我多次去过他在学前街附近的家。深巷古宅,穿过一个又一个院落,最里面的一进就是他的居所。他与年迈老病的父母住在一起,败壁破窗家无长物,但他安之若素,怡然自得,并不以贫穷而自卑,更不以困厄放弃学业。因此,我对他又多了一份敬意。
  此后,他在无锡工艺美术研究所谋得一份职业,外出写生的机会多了,于是,写景记游之作逐渐成了他山水画的主要题材。这种根据速写将游处之地的标志性建筑、古迹及山川形胜经过胸中酝酿,重新取舍组合而再造的山水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钱松嵒发其端,我们的同门师兄刘达江踵其后,与当时的金陵诸家互相呼应,终于成为江南一带具有影响力的新兴画风,它很快被清霓接受,并越来越得心应手。
  清霓的纪游山水,构图造型都平易质朴,特别给人以清新与亲切之感。他的《七机部疗养院》无款无题,但回环着一湾烟水的山势,坡上密树中错落的红瓦白墙,临湖的鱼塘柳堤,触眼就知这是无锡城西南太湖边大箕山的景色。而远处天空与山间一抹斜阳及暮色阴影中白墙上的返照,更引起我对旧日兀坐忘归的回忆。既写实,又写意;既不乏经营,又挥洒淋漓,他笔底的故里家山令我向往不已。
  《梅园诵豳堂》 用传统鸟瞰法写景,构境似乎并不出奇,但清霓以纵横交织及飞动的瘦劲笔致去写漫山梅枝,又着意于山间林下的留白,以若轻若重若有若无的晕染,将日光云影洒满枝头花间,恍恍惚惚,冉冉欲动,春色撩人欲醉。
  江南山水曾造就过李可染、钱松嵒等一批画家,后继者极易流于俗套,但清霓却能于同处求不同,由常格翻出新调。他的《蚬江渔唱》匠心独运地将古镇压缩于画面下方,把大片空间留给了缥缈虚灵的平江浅沙。错纵的古宅,远近相映的渔舟,组合得疏落有致富于韵律。江头水际,从渔簖中捕鱼的人众与近处红衣渔娘仿佛正歌呼应答,连石桥后在晨风中摇曳的丛树亦在顾瞻相和。然一切精心的安排都出于松灵轻快的笔墨,经意而不刻意,画出了他自己的风神与灵气。读这幅画,我不禁羡慕起清霓入静的画境与心境,而这种静境,正是古人始终追求与珍护的,也是今人缺失并迫切需要的一种难能的境界。
  清霓善书法,写得一手极好的隶书与行草。他以书意入于画笔,好用中锋,使转流走,心手两畅。他长于画树,虬干秀枝,偃仰多姿。在飞舞回翔的笔势之中,每多断续之迹,但笔断意连,极得古法。他亦善用墨,以运笔之法作晕染,不用层层积累而自然浑沦。并善用破墨,拖泥带水,兼皴带染,故墨露清光,不脱不粘。他画《高子水居》,连屋宇也用破墨,一变传统建筑界画的刻板而生动有韵,与墨渖淋漓的风柳湖石浑然一体,相得益彰。
  清霓恬淡宽厚,甘守清贫,耐得寂寞,对周围的名利之争离得很远。退休之后,有了更多时间亲近自然,十余年间他游雁荡,溯富春;登黄山,上太行;攀峨眉绝顶,探武夷幽谷;揽三清明月,掬天山积雪;齐云、天柱、黄龙、白岳都留有他的足迹。我相信,带着满身烟霞,得江山风月之助的清霓,他的艺术理想,创作灵感及自身活力都不会枯竭,他眼前将是人生与艺术的丰收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