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性情夜话 > 正文

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2018-11-08 11:49 未知
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民国时期,合肥出来个”张氏四姐妹”组合,她们才貌双全,教育家叶圣陶说: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婚姻就像穿鞋,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的脚知道,别人怎么评价都是虚的。四姐妹中的三妹张兆和,人到晚年,发出这样一番感慨:从文同我相处,这一生,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得不到答案。
 
说到底,婚姻和生活,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这份缺乏自信的感慨,恰好说明在这段婚姻中,不幸要多于幸福。这就好比,当你犹豫是否要嫁给一个人时,其实已经有了答案——如果足够坚定足够爱,何来犹豫不决?
 
他俩之间有足够爱,不幸,缺少的只是一份懂。
 
沈从文&张兆和:婚姻中,懂比爱更重要!
沈从文年轻时,为谋求出路,决心做一名北漂。到了北京,投稿的作品被编辑扔进纸篓,一时连生存都成了问题。
 
郁达夫写信建议他应征入伍,或者去做贼——为了活命。这两条建议沈从文都没采纳。
 
1929年,沈从文在徐志摩的推荐下,去上海中国公学任教。当时的校长是胡适,他别具一格降人才,破格录用了小学都没毕业的沈从文。
 
在自己的国文课堂上,沈从文结结巴巴,非常煎熬,最大的收获是遇到了张兆和。
 
张兆和家境好,父亲张武龄是当时有名的教育家。她自身条件也相当不错,青春明媚,性格活泼,皮肤偏黑,大家都称她黑牡丹。她学业优异,还酷爱体育运动,曾获得学校女子全能第一名。
 
这样出类拔萃的女孩子,追求者排成长队。张兆和将追求者的情书编为“青蛙一号”、“青蛙二号”、“青蛙三号”……
 
沈从文是“青蛙N号”。
 
沈从文&张兆和:婚姻中,懂比爱更重要!
沈从文知道自己不善言辞,写文章还不懒,于是扬长避短,用一封接一封的情书,撩动着少女的心:
 
“你是我的月亮,你能听一个并不十分聪明的人,用各样声音,各样言语,向你说出各样的感想……”
“我说我很爱你,这种话到现在还不能用别的话代替。”
我不仅爱你的灵魂,也爱你的肉体。
都说沈从文处世比较懦弱,可他被爱情撞了腰,追求起女生毫不羞怯呢。
 
面对这份扑面而来的炙热追求,她没有回应,也没回绝,只是沉默。
 
世事转变,沈从文要离开上海,去别处谋职。张兆和在日记写:“我是个庸庸的女孩,我不懂得什么叫爱——那诗人小说家在书中低回悱恻赞美着的爱。”
 
这件情事悬而未决,对谁都是心事。张兆和来到胡适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沈先生是个天才,但她不爱。
 
作为“中间人”,胡适给沈从文写信:“我的观察是,这个女子不能了解你,更不能了解的爱,你错用情了。”
 
沈从文&张兆和:婚姻中,懂比爱更重要!
人一旦在感情中固执起来,是听不见别人意见的。
 
沈从文明知道对方不爱自己,不懂自己,仍然一意孤行。他在信中所写:“我们互相在顽固中生存,我总是爱你你总是不爱我,能够这样也仍然是很好的事。”
 
也许他的执着打动了她,也许他似水的情书柔化了她的心。张兆和在日记里写道:“我虽不能爱他,但他这不顾一切的爱,却深深感动了我”。
 
张爱玲说:对于大多数女人,爱的意思就是被爱。沈从文深厚浓稠的爱意,让她第一次发觉自己身上的魔力,因为她,沈从文的生活失去均衡,这种影响,让她“感到满足的快意。”
 
在沈从文锲而不舍的追求下,张兆和的二姐发出邀约电报:乡下人,来喝一杯甜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