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澳门新葡京 > 正文

身体健康的29岁荷兰姑娘在家安乐死

2018-05-13 09:03 未知
身体健康的29岁荷兰姑娘在家安乐死

瑞士一家诊所的“安乐死”房间

注射用的麻醉剂

今年1月26日下午2点,荷兰小城代芬特尔,29岁的女孩奥蕾莉亚在卧室躺下。她怀里抱着最喜欢的粉色恐龙玩具,听着最爱的音乐,喝下了医生开的药。

“她让我躺在她身边,脸上带着微笑,然后渐渐入睡,一切都是那么平静。”陪在身边的好友说。

当天上午,奥蕾莉亚在脸书上留言:“我已经准备好去‘旅行’,感谢大伙,只不过,今后我将不再上线。”

距离奥蕾莉亚获准安乐死,才过了一个月。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通过安乐死合法化的法案,包括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瑞士、美国俄勒冈州等六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即使在这些地方,有关安乐死的争议也从未停止。

荷兰自2002年起允许安乐死。相关法律实施已16年,荷兰有关部门曾一度发表研究报告,证明安乐死合法化,没有让更多人想寻死。但奥蕾莉亚的案例,让安乐死再次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她只有29岁,没患不治之症,却遭受精神疾病的折磨——严重焦虑、抑郁,过度节食引发进食障碍以及一定程度的精神错乱。她因此自残,多次试图自杀,在精神病院待过三年,甚至还因为纵火坐过牢。

在这个案例背后,数据表明,越来越多身体健康,但患有精神疾病的人选择安乐死。

这让不少荷兰人感到困惑:安乐死被滥用了吗?

时代不同了

人们想要更多自主权

与瑞士不同,荷兰的法律规定,荷兰医护人员协助本国人安乐死才算合法。

奥蕾莉亚在代芬特尔无法说服医生,协助自己安乐死,最后来到了大城市海牙。负责协助奥蕾莉亚安乐死的,是一家名叫“生命终结”的诊所。当时,这家诊所派出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全程协助奥蕾莉亚。根据诊所负责人的说法,此前,这两名医护人员和奥蕾莉亚有过长时间接触。

诊所负责人史蒂芬·普莱特说:“奥蕾莉亚虽然年轻,但我们认识她已经好几年了。我们的评估过程是非常谨慎的。”

“生命终结”有62名医生、护士组成的团队,但对外还在大规模招聘。理由很简单,在荷兰,安乐死的需求太大了。2012年创办之初,这家诊所只协助32人安乐死。2017年,这家诊所协助了750人安乐死。

普莱特强调,他们共接到2500人申请。所以,750人只占到30%。四分之一的申请者不符合规定,另外有四分之一撤销了申请,还有部分在审核过程中已经去世。申请人在诊所的花费,可用医保报销。

根据普莱特的说法,每年荷兰死亡人数,安乐死比例只占到4%。觉得安乐死人数骤增的人,大概是想多了。“时代不同了,”普莱特说,很多人对于终结生命的方式有了不同想法。“人们想要更多自主权。”

“她在网上的影响力太大了!”

好友描述,奥蕾莉亚每天都过得痛苦不堪,就像被吸进了黑洞,又像被上百把刀子扎心。

诊所在新年前夜告诉奥蕾莉亚,她已经获准安乐死。

“这是我收到过最好的新年礼物了。”奥蕾莉亚在社交网站上写道。她去殡仪馆,计划自己的后事,然后决定在1月26日,和大家说再见。

到了指定的日子,“生命终结”诊所派出的两名医护人员,看着奥蕾莉亚服下液体药物。10分钟到15分钟过后,她就“睡过去了”。

奥蕾莉亚的故事,在当地甚至荷兰全国,都是大新闻。电视台早就计划拍一部纪录片,当地报纸拿她做了头版头条,里面还有整整六个版的报道。

有人认为,荷兰政府在安乐死方面,还放得不够开。特别是针对那些阿尔兹海默症患者和他们的家属来说。

荷兰议员皮亚·迪克斯特拉提议,任何年龄超过75岁的荷兰公民,在未经精神、身体检查的情况下,都应该允许安乐死。迪克斯特拉说,他收到大量来信。根据他所掌握的民调,60%到70%的民众,支持自己这项提案。甚至还有更激进的人说,不应该有75岁的年龄限制。

“个人来说,我非常同情这个姑娘,我很高兴她死得很体面。”荷兰一所大学的伦理学教授希恩·鲍尔说。2002年,荷兰通过安乐死合法化法案,他曾是最积极的支持者。但最近,他从一家安乐死监管机构辞职。

“从社会文化层面来说,我担心她会被拿出来宣传,就好像安乐死是个‘多么勇敢的解决方案’。她在网上的影响力太大了!安乐死的正常化,会降低人们心理承受能力。这对社会发展很不利。”

安乐死变得越来越正常

这正是最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今年1月,荷兰政府公布数据,2017年安乐死人数近6600人。相比2010年,安乐死人数3100多人,这个数字已经翻了一倍。

其中绝大部分人,患有癌症、心血管或者神经系统疾病(例如帕金森)。169人因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申请安乐死获得许可。2016年,这一数字为141人。还有83人因严重精神疾病获准安乐死。这一数字也比2016年要多。

“供给开始创造需求……安乐死变得越来越正常,这正是最不应该发生的事情。”鲍尔说,“法律所规定的是‘例外情况’,但现实中,安乐死正慢慢变成有组织的寻死。”

根据荷兰相关机构,99.8%的安乐死案例,遵循了政府指导,合法合规。不过最近,荷兰检察官开始调查4起安乐死案例,是否存在刑事犯罪的可能。报道描述,其中一起,一名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72岁女性,申请安乐死获准。等到执行时,这名女性拼命挣扎,最后家人把她按住,医生注射了药物。

每年许多外国人去死

瑞士有个难听的绰号

叫“自杀天堂”

一些外国人到瑞士不是为了滑雪,而是寻死。瑞士苏黎世州“协助自杀”案例每年200起左右,是不少外国人“死亡之旅”的终点站。

2011年,苏黎世州就禁止协助自杀和限制协助外国人自杀两项倡议举行全州投票,大约80%选民投票反对。所谓“协助自杀”,就是“安乐死”。

瑞士1941年起立法允许“协助自杀”,前提条件是自杀行为由病人完成,以及“协助者不从病人的死亡中获取私利”。与病人死亡没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人可向他们提供协助,如医生可帮他们开药物,但不能协助注射和使用。

之后出台的相关新法又对选择“安乐死”的病人作出了具体规定,一是提供两份足以表明其病痛已经无法治愈的医疗证明;二是病人的生命预计将在数月内终结,作出这一决定的时候头脑清晰,他们能充分了解这一行为所带来的后果。

尽管多数人支持“协助自杀”,而且寻求“安乐死”的大多数都身患绝症,但外国人纷纷前来“寻死”,还是令一些苏黎世人感到不安。相关活动被称作“自杀旅游”,他们大多来自德国、法国,那些国家视“协助自杀”为违法。

2000年,仅有3个外国人来“安乐死”,2003年这一数字就猛增到91人。据瑞士“协助自杀”组织“尊严”统计,2010年陪伴1138人度过生命最后时光,其中592人来自德国,102人来自法国,另有19名意大利人、18名美国人和16名西班牙人。按“尊严”的说法,它帮助超过1000名外国人选择以有尊严的方式结束生命,其中多数人身患重病。

长久以来,瑞士政府都想要修正与“协助自杀”相关的法律,以确保那是重症病人在无法治愈情况下的“最后出路”,不会遭滥用。政府同时考虑为外国人“死亡之旅”设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