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澳门新葡京 > 正文

情感“杀猪盘”:东南亚团伙下套中国剩男剩女

2019-05-15 08:14 网络整理

这些在东南亚操纵骗局的骗子,把感情寂寞的人叫做“猪”,建立恋爱关系叫“养猪”,最后诈骗钱财叫“杀猪”。他们团伙作案,分工明确,通过交友、婚恋等网站结识“猪”,然后培养感情,让“猪”心甘情愿走向他们的屠刀,金额少的几十万,多则几百万。

撰文 | 李华良

编辑 | 秦旭东

报警后,晓菲去银行查转账记录,17笔,共计90万元。看着长长的转账流水单,她在营业厅里嚎啕大哭,“全没了!骗子给骗走了……”

银行客户经理是个干练的大姐,走过来揽住晓菲肩头,轻声安慰。大姐不止一次遇见这种情况,知道怎么应付这些处于崩溃时刻的客户。

距离猪年还有两个多月时,晓菲意识到自己其实是“杀猪盘”骗局中被宰的猪仔,钱财尽失。那个身材健硕的网恋男友“李文瑞”,照片是假的,名字也是假的。那些“甜得齁人”的私密语音,哄她上了钩。一起赚钱买房的计划,更像是毒饵,“我鬼迷心窍了,怀疑过,但还是昏头上当”。

这些骗子把感情寂寞的人叫做“猪”,建立恋爱关系叫“养猪”,最后诈骗钱财叫“杀猪”。他们通常有专门团伙,分成多个工种,虚构伪造各种身份,通过交友、婚恋等网站结识“猪”,摸清“猪”的底细,然后在线上培养感情,让“猪”心甘情愿走向他们的屠刀。他们大多在东南亚等国操作骗局,受害者被骗后,很难追查到骗子。

套路

醒悟后,很长一段时间,晓菲把自己关在屋里,谁也不见,谁也不联系,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休息了几个月后,她在办公室不时还会无法自控地突然哭起来。

北方人晓菲2008年到北京工作,与男友谈了多年后遗憾分手。之后几年,她疯狂工作为感情疗伤。社交圈子窄、生活压力大,好几年都没找到合适的男朋友,她成为“大龄剩女”,但依旧不想迁就,“渴望找到真爱,而不是为了结婚将就”。

情感“杀猪盘”:东南亚团伙下套中国剩男剩女

△北京街头的女孩 图片|视觉中国

而情感孤独、渴望真爱这种情况,恰恰最容易陷入“杀猪盘”骗局。

2018年10月25日,晓菲在某知名婚恋网站上遇到系统推荐的“李文瑞”时,觉得他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人。备注信息里,他比她小两岁,浙江台州人,在北京从事IT工作,离异。晓菲端详着“李文瑞”发来的照片,“正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喜欢健身,身材壮硕,阳光帅气。

发现被骗后,晓菲才知道,照片是从网上找来的。她还在微博上找到了照片的博主,确认对方跟“李文瑞”没有一点关系。

晓菲保存的上千条聊天记录里,“李文瑞”详细介绍了自己生活履历,语气随意、轻松,带着暖暖的南方口音。他安慰晓菲,不要因年龄比他大而担忧,“都这年代了,姐弟恋那不是多了去了吗?关键要看两个人合不合适”。

以为遇到的是那个今生要等的人,晓菲“特别珍惜”,投入了真情实感去相处。两人在线上打情骂俏,互相问候,她体会到了“久违的被人呵护”的爱情。殊不知甜言蜜语在慰藉了自己的同时,也让自己一步步陷入“杀猪盘”而无法自拔。

同样在怀疑、焦虑、痛苦中挣扎的90后小伙周明,最终损失了624896元。他渴望找到长久的同性伴侣,为了维系感情,不失去慰藉,他一次次转账。“如果再遇到骗子,我会剁了他。”他说自己被骗,和成长经历有关,“很缺爱、缺少理解,常有孤独感,爱幻想。”从小,父母常常将家庭矛盾的怒火发泄到他身上。“如果你们对我关心比骗子多一些,我至于走到今天吗?”被骗后,周明忍不住对父母发火。

2018年7月23日,男子“郑哲航”通过同性交友平台,加了周明好友。“郑哲航”自称30岁,在亚马逊做运营,住北京欢乐谷附近。从那天起,“郑哲航”每天都与他聊天很久,嘘寒问暖。碰巧那几天周明重感冒,“郑哲航”格外关心,让他去看医生,叮嘱他用姜汤泡脚,穿暖和点、早睡,周明觉得心里很温暖。

聊了大约一周,“郑哲航”就说要与周明确定恋人关系。“是不是太快了点?”周明有些犹疑,但“郑哲航”说,他看人很准,感觉周明就是他要寻找的那个人。“我们都要勇敢一点。”

这样的情感攻势下,周明同意了。他甚至用心理学工具分析过两个人的感情,一步步越走越深。后来周明有所察觉时,“郑哲航”会用情感勒索法,“我对你这么好,你还不相信我?”周明反思,自己就是缺爱,别人对自己好,就会特别珍惜,会十倍地去爱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