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澳门新葡京 > 正文

疫情期间上海开展市民心理疏导 搭建情感“树洞

2020-03-23 23:46 网络整理

  玉兰花开,申城春意渐浓,街头巷尾,市民多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上海市民度过了很不平静的近两个月。害怕、焦虑、抑郁、平复、期待……市民心头的阴云,需要全社会的暖风驱散。

  加强心理疏导,既是疫情防控总体战的一部分,也是打赢阻击战的重要环节。上海通过专业的心理干预、有针对性的宣传教育、有人情味的防控手段,多措并举为市民筑起抗疫“心理防线”,帮助大家走出疫情阴霾,迎来“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的那一天。

  准度:为患者驱散心头“病魔”

  刚进隔离病房的患者有一个特点:对未来的“不确定”感到恐惧。

  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某间病房中,患者王女士夜不能寐,一会儿起来,一会儿躺下。“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情绪上怎么出现这么大变化?”前来增援的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医生沈一峰接到这个难题。

  原来,王女士的先生也是名确诊患者,某日病情急转直下。在发了几条消息石沉大海后,妻子不由急了起来。找到问题根源后,沈一峰开出抗焦虑和助眠药物,还为王女士提供5次心理疏导,把先生病况、所受治疗“有技巧”地说给她听,缓解她的焦躁情绪。

  “手麻胸闷,是不是脑梗了?”“会不会睡了就再也醒不过来?”“家人会被我传染吗?”当医患携手对抗病魔时,心理疏导就是在驱散患者心头的“病魔”。因此,上海医护人员有个共识:通过心理疏导为患者减轻心理压力,是提升治疗效果的重要一环。上海组织专家对患者进行心理评估和定期随访,提供专业的心理治疗。

  心理疏导并非仅到出院为止。有康复患者曾打来电话求助:“我是一名确诊患者,出院后心里很怕,觉得朋友和邻居都在歧视我。”医生在电话中安慰她,要接纳自己,“请相信很多人愿意成为星星,照亮你的夜空。经历过生死,还有什么不能坦然面对呢?”

  2月初,90后女孩晓晴与母亲双双染病。治愈回家第二天,居委干部便敲开晓晴的门送来鲜花,并鼓励担心受到歧视的她:“不需要太在意别人的目光,过好自己的生活,珍惜身边的人才最重要。”热爱手绘的晓晴,在回家后的第一幅画里画上了鲜花,并写道:“经过了灰暗,才能真正感知到光的温度。”

  专家也呼吁,消除歧视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多一点仁慈之心、多一点换位思考,让康复患者的心不再孤单。”

  精度:为一线披上“心灵铠甲”

  “独自在房间感到咽喉痛,会不会是被感染了?晚上想想都睡不着……”上月中旬,武汉三院“沪鄂心连心”心理咨询室,一位上海援鄂医疗队护士匆匆走进。“尽可能地共情、接纳,帮助战友逐步恢复信心。”医疗队员、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医生杨慧青这样描述心理团队的职责: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巨大压力、超负荷工作、抢救没能成功、患者负面情绪……时间一长,一线医务工作者会产生各种心理问题:焦虑、紧张、失眠、食欲下降。外人把白衣天使与无所不能联系到一起,但他们也有力不从心时。

  “把医护照顾好了,他们才能更好照顾患者。”第九批援鄂医疗队队长、被称为“医护守护者”的市精卫中心副院长王振说。为此,上海积极细化心理干预方案,加大对援鄂医疗队员与本市医护人员关爱程度,由50名精神专科医生组成的医疗队专门前往武汉开展心理援助,为前线医护人员披上“心灵铠甲”。

  在武汉的每一天,市一医疗队的医护人员都能通过扫描二维码填写“心情小测试”,结果及时反馈到随队的医学心理科主任程文红的手机端,“这个调查可以帮助我们判断医护人员的整体心理健康水平,还能筛选出最具代表性的问题,以便制定针对性的心理干预方案。”

  18日,上海援鄂医疗队首批返沪队员载誉归来。他们休整期的心理援助方案已迅速付诸实施。

  奋战在抗疫一线的还有全市广大公安干警。当他们奋战在机场、道口、社区时,全市各分局成立心理健康服务队,通过送教上门、微信视频和点对点服务等方式,关爱民警辅警650多人次,接听心理健康咨询来电1300多人次,为“逆行者”们献上温情。

  接通社区调解事务所主任丁岚的电话,社区干部小朱哭了出来:上门为居民送代买的口罩,一位阿姨却对她大发牢骚,言语中带着脏字。“有些居民无处发泄情绪,社区干部成了他们的出气筒,需要进行心理疏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