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性爱 > 澳门新葡京 > 正文

购买“情感挽回”服务的人

2020-05-21 01:24 网络整理

 失恋后,志达曾在最绝望的时候求助于“情感挽回”服务。

“三招让她回心转意”这样的标题,对当时的他有极大的诱惑力。他加上“情感导师”的微信。“导师”对他说,“只管交钱,我们会帮你想办法。”像是快溺死的人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志达交了好几千块钱。

从未谋面的“导师”指导志达回复了几次前女友的朋友圈。后来效果不佳,“导师”主动失联了。

类似的网上“情感挽回”服务已造成大量的消费者权益纠纷。据多家媒体报道,不仅在服务协议上有意无意地潦草,包括用微信红包支付“学费”、没有具体合同;而且,有的“导师”远距离教失恋的人使用与PUA(Pick-Up Artist,把妹达人)雷同的方式,以图挽回离开的恋人。

年轻失恋之时,想挽回爱情的人把网络上的“情感导师”当做一种魔药,一种偏方。可是魔药并不起作用,他们继而经历了纯真的消逝。

【一】

IC  图

IC  图

姗姗在志达心中若隐若现。有时候他觉得完全地理解她,有时又觉得她在远处,他望不到她。

他接触到一种不用与咨询师见面,只需微信沟通的“情感挽回”业务。

依托于互联网,“情感挽回”俨然成为一个行业。曾引起严重争议的网红Ayawawa(本名杨冰阳)曾担任广州花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营业网站,最醒目的位置标注“挽回爱情”。

手机应用“小鹿情感”号称有注册用户1200万人,入驻专业咨询师3000多人;这些数据的真实性难以考证。但它深夜的“情感咨询”直播稳定地有七八百人在线。

志达曾是其中的一个。他说,他现在知道了,“感情的事,只有两个人才明白”。

志达当时二十好几,是很壮实的东北汉子。

他有一件很隐秘的心事。读小学的时候,有同学诬告他给同校的一个女同学写了情书。其实并没有这一回事,但学校用电喇叭对他进行了通报批评。所有同学都听见了。为了这件事,那个女同学转学离开。他从此对女孩都感到恐惧。

他初见姗姗,她没有穿上统一的制服,刚满21岁,是美发店里新来的前台。姗姗看上去面容平淡,有点木讷,细高个子。她像是他老家邻村的姑娘,亲切。

他说这时已经动了真心。

志达踏实地在这家美发店工作了6年。他给顾客做一次完整的“剪洗吹”,价格从最初15元,逐步抬高到88元。

后来,他把爱意对她诉说,她有一点犹豫,和老家的闺蜜视频商量了几天,才答应他。

“在一起”之后, 他推掉了和男性发型师的聚会,带她去这个城市最有意思的景点去玩。这桥直伸入海洋,夜晚的灯光五颜六色地变幻,都是以爱情为主题。姗姗在这城市里人生地不熟的,手足无措,她崇拜他。他觉得很浪漫。

她却逐渐展现出一些更令他着迷的品质。原来她并不完全乖巧生涩。发型师们带着顾客过来埋单,时不时会看见一个低头看手机的姗姗,原来她在研究微商,想要自己经营一些小买卖。

她的梦想是在老家买自己的房子。姗姗几次对志达说:“我将来一定挣钱比你多!”用的是很雄赳赳、气昂昂的腔调,他听得心里一震。

她为他定义了什么是他想要的伴侣,应该是像她这样,生动又耀眼。原本志达对妻子的想象是“能过日子的”,现在不一样了。

后来志达和老板因为工资的事谈不拢,还是辞职离开。过段时间,姗姗给他发微信,说因为服务态度的事挨了骂,要回老家了。志达当下安慰她一回。考虑了一下,志达给她发信息说,要不我和你一起回河南吧。跟姗姗去河南后,他阶段性地变得壮志满怀。他决定赶紧筹钱,在县城开自己的理发店。他带着这个念想匆匆地赶回东北过年去。等到他回来,姗姗却决定离开他。

后来志达分析,也许只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她需要他,其实他们没有很好的感情基础。

当下,他经历了一种很迟钝的痛苦。他抱有挽回姗姗的希望,还是把理发店开在了县城里,因为开得仓促,很快就失败了。

他反复地联系姗姗,哀求地试图挽回她。常常是胡言乱语了几句,他自己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姗姗觉得他疯了。

【二】

IC  图

IC  图

他曾给她做饭、洗衣。他本来在县城里找了新工作。她在午休时到他工作的店里来看他,他就会给她洗头发。他告诉她,今天他做了什么事。他总是在问她,今天她做了什么事。

她离开他以后,他用了更多时间揣摩着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