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围城内外 > 正文

破解“污染围城”看当阳

2018-05-10 10:06 未知
破解“污染围城”看当阳

提起宜昌当阳市,人们或许会联想到灰尘漫天的“湖北瓷都”。

  而在宜昌刚刚公布的一季度统计数据中,当阳空气质量优良率83.0%,同比上升44.2个百分点,在13个县市区中排名前三。更值得关注的是,一季度当阳工业依然产销两旺,208家规上工业企业完成产值164.8亿元,同比增长8%。

  力图破解工业发展与生态环保之间的两难矛盾,当阳用环保倒逼传统行业升级,谋求高质量发展转型。

  “污染围城”倒逼退城入园

  “以前,从当阳西下高速,沿路排开的陶瓷厂烟囱林立,天空灰蒙蒙一片。”当阳市经信局一位副局长对记者称,几年前来该市考察的人士,常常被空气吓跑,连夜也要回去。

  回忆背后,是一道“污染围城”的考题。

  去年,省委巡视组对当阳“回头看”,列出一长串环境污染问题清单:水污染、大气污染等主要考核指标居于宜昌县市末位。部分企业对整治不落实,出现超排行为,在中央环保督察组督察期间受到处罚……

  当阳对空气污染进行了成因分析,结果表明空气颗粒物PM2.5首要污染源为工业,占比达33.2%。

  痛定思痛,当阳决心守住绿水青山这条发展生命线,把生态修复摆到压倒性位置,以零容忍查处破坏生态环境行为,以环保倒逼产业升级,启动大气污染整治和河道综合治理,城市发展划出“工业向东、城市向西”新红线,城市西、北、南方向原则上不再新建工业项目,实行退城入园,缓解工业围城压力。

  “瓷都”升级进行时

  承接东部产业转移而来的陶瓷产业,已成为当阳市支柱产业之一。17家陶瓷生产企业建成53条生产线,总产量占到全省近70%。为整顿陶瓷企业污染,该市今年开始关停了所有陶瓷生产线,整改达标一家,开工一家,已淘汰了11条高耗能污染生产线。

  7日,记者走在当阳建筑陶瓷工业园里,只见绿树成荫、花草掩映,很难想象这是高排放、高能耗、高消耗的“三高”陶瓷工业区。

  在锦汇陶瓷,车间内并没有满天粉尘,各条全自动炉窑正满负荷生产,“今年最大的变化,是传统生产工艺的全面升级。”该公司总经理朱正华直言不讳称,陶瓷行业是用水大户和污染大户,过去生产墙砖和地砖,普遍采用湿法球磨、喷雾造粒工艺,消耗了大量的水和能源。随着环保减排标准年年提高,老旧生产工艺走到尽头。“企业自行投资5898万,引进干法制粉的全新工艺。”朱正华说,干法制粉是陶瓷生产技术的革命性进步,无需先制泥浆再造粉,去掉了料浆干燥塔等设备,也没有燃煤产生的烟气和粉尘排放,可节水80%,省电30%,节煤80%。“一家企业日产300吨粉料,一年节水3万吨,如果园区所有企业全部升级,至少可以节约80余万吨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76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7800吨”。当阳市经信局副局长郑平福介绍,园区拟投资3亿元,新建集中干法制粉项目,全面升级当阳陶瓷的生产工艺,同时改变各家企业的分散制粉方式,进一步提升节能减排效果。

  更吸引眼球的,是陶瓷企业正“抱团”改用清洁能源,总投资20亿元,年供热10亿立方米蒸汽的“共享锅炉”即将开建。项目由豪山建材公司牵头,其余陶瓷企业参股,采取共同投资、共同运营的方式,改变“家家开火、处处烧窑”模式 ,集中供热不仅更清洁环保,而且带来显著经济效应。“用环保标准不断倒逼,用技改资金撬动引导,运用市场机制激励激活,多管齐下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在整治空气污染同时实现‘瓷都2.0’升级。”郑平福称。

  “增绿”供给侧改革

  来自当阳市环保局数据,三峡新材公司每年二氧化硫排放量为1.11万吨,占当阳区域排放总量的52%;氮氧化物排放量为8042吨,占区域排放总量的63%。有人称,“管住三峡新材,就管住当阳半边天”。

  治污攻坚“零容忍”,在各方推动下,三峡新材投资1.7亿元,完成了4条浮法玻璃生产线脱硫脱硝,今年又投入3000万元“医治”脆弱易坏的环保设施。相关设备故障检修频次,由原来的每周一次降低到每季度一次。

  如今,走进三峡新材,厂区烟囱几乎看不到烟尘,浮法玻璃生产线几名工人分别操控着机械臂、叉车,将刚下线的汽车玻璃基片打包装箱。这些玻璃基片的单价达86元/重量箱(50kg),比两年前翻了一倍多。在环保政策严管之下,一大批排放不达标的玻璃生产企业倒了下去,三峡新材却尝到环保技改带来的市场红利。“把环保治理与压限产能有效结合,在技改升级中实现高质量发展,”郑平福称,葛洲坝水泥进行减量置换、产业升级改造,日产4500吨熟料新型干法水泥与生活垃圾协同处理项目已经投产。今年底前将完成史丹利、源洹实业升级改造,2019年底以前完成华强化工升级改造,通过技改,帮助龙头企业赢得环保新政下的市场空间。

  130亿元投资项目被一票否决

  在增加绿色动能的同时,当阳也在产业结构调整和招商引资上做“减法”,淘汰落后产能,将一批投资大、产出高、利税贡献多但不符合环保要求的项目拒之门外。

  今年以来,当阳共关停了110台小燃煤锅炉,爆破拆除了19家粘土砖瓦企业,关停了3家化工企业,沮漳河岸线1公里范围内的化工企业装置坚决依法关停、搬离。

  为把牢环境生命线,当阳在项目落地前设立了责任单位、前置审批小组、五人领导小组、市政府专题论证会、招商引资领导小组评审会等5道“关口”,用“科技含量”“产业带动力量”“环境容量”3个标尺,引进和衡量产业项目。“去年一家企业有意在当阳投资5亿元兴建项目,但因为生产环节涉及电镀工艺,存在重金属排放超标的风险,可能影响沮河流域的生态环境,被拒之门外。”郑平福告诉记者,2017年当阳主动拒绝了投资总额达130亿元的20多个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