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围城内外 > 正文

《围城》:我们终其一生,都在迎合别人的期待

2018-05-13 09:14 未知
《围城》:我们终其一生,都在迎合别人的期待

钱钟书《围城》:我们终其一生,都在迎合别人的期待2

方鸿渐就是我们大多数人,我们大多数人身上都不难找到他的缩影,大家如蚍蜉般寄于天地,没有足够使人艳羡的才华,野心有余而能力不足、幸运不够。你我都隐隐地、摇摇欲坠的相信着百分之零点几,微乎其微的逆袭的概率,但却鲜有人真正愿意花时间在一条最终很难被证明可能存在的路上。

周家一开始对方鸿渐的资助有如皇恩浩荡,苏小姐的青睐更是让他对自己的魅力深信不疑,甚至有点忘乎所以,直到挚爱唐晓芙的离开,周家对他的疏远让他如梦初醒。自己本以为人情练达,世事洞明,猛然发现命运的操盘手根本不是自己。最后,阴差阳错之下,方鸿渐娶了孙柔嘉,她没有苏小姐的煊赫家世,也没有唐小姐一般教鸿渐一见倾心。

两个人的婚姻充其量只是完成祖上交代,完成人类延续使命,完成两颗心在时光里的融合。爱与不爱,谁能知道呢?而且历经千山万水,也许他们曾经各自以为最终要的东西早已换了标准变了质。

钱钟书《围城》:我们终其一生,都在迎合别人的期待3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人们也曾执拗去相信真爱的力量。可是难保有一天这纷纷扰扰的世俗之中,我们累了倦了,真爱很伟大很美好,也更奢侈更冰凉。

辗转变故,我们是不是也愿意去接受一份比原来心中低廉、但令我们心安的爱情?

围城,围的又不只是爱情,我们几番挣扎,兜兜转转,自命不凡,逐一看破身边事,也不过是做了各个层面上的城中之囚。

钱钟书先生在书里这样说:

天下只有两种人。譬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后吃。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种人应该悲观,因为他吃的每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不过事实上适得其反,缘故是第二种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只有回忆。

生活就是一串葡萄,总有最好的一颗,你何必急于一时一刻要摘下那最好的一颗,留着做希望,不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