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围城内外 > 正文

无性恋谈恋爱究竟是什么感觉?

2019-03-18 16:16 未知
无性恋谈恋爱究竟是什么感觉? 

因为 “无性恋” 的含义很广,所以不少人对这个词存在误解,包括无性恋者(或者叫小A)自己也对这个词的诸多含义感到陌生。

人们可能并不知道,很多无性族依然对恋爱关系有兴趣,而且这和他们的无性恋身份并不冲突。

要理解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明白: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和 恋爱取向(romantic orientation)是两个不一样的概念。性取向指的是 一个人会让你产生性欲,而恋爱取向指的是 你受到一个人的吸引,希望和他建立亲密关系。

简单来说,恋爱吸引是爱情,而性吸引是情欲。很多时候这两个概念都是相互交织的:异性恋可以对同性产生恋爱感情,同性恋也可以对异性产生恋爱感情 —— 任何一种排列组合都可以成立,包括纯粹的同性恋和异性恋。

但是要调查无性恋的数量很困难,因为无性恋是一个概括性术语,其中 包含了多重身份。一个自认为是小A的人可以被归入无性恋光谱中的任何一个类别,包括 反性族(antisexual),性积极(sex-positive)、灰色无性恋(grey-A)等等等等。还有一些无性族可能都不知道 “无性恋” 这个词的存在

为了更好地理解作为无性族谈恋爱是什么感觉,我采访了一些有恋爱体验的无性族人士,听他们给非无性族解释他们的身份和伴侣关系,以及他们是如何发现自己是无性恋的。

一些无性族很早就明确了自己的性取向。现年21岁的安洁莉卡(Angelica)是一个半浪漫无性恋者。所谓 “半浪漫”(demiromantic),就是说只有在和一个人建立起足够深厚的情感连接后,她才会受到对方的恋爱吸引。“我在大概10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是个小A,但我也曾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同性恋,因为我发现女人对我更有吸引力,” 她说,“当我意识到这种吸引是一种美学吸引(就像喜欢一件艺术品一样)和个人欣赏的混合后,我就再次确定了自己的无性恋身份。”

“我从来没想过找对象,我从小就幻想着长大后能和自己的各种宠物一起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生活。” 安洁莉卡说,“后来我遇见了我的对象,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研究和思考后,我又从一个严格的无浪漫情结者(aromantic)变成了一个半浪漫情结者(demiromantic)。”

安洁莉卡说,身为一个严格的无浪漫情结者,意味着她永远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恋爱的感觉,但是作为一个半浪漫情结者,她喜欢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她强调不是所有的好朋友都会让她倾倒,她喜欢的只有这一个)。“第一次见到我的对象时,我依然没有任何恋爱的感觉。直到我们玩得特别好之后,我才开始成天想着他,想到头痛的那种…… 但是虽然头痛也和开心。我迫不及待要想和他聊天,看到手机来了信息我就会特别高兴。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幻想自己和另一个人一起生活共度余生。”

“人们通常认为无性族就是一帮不想做爱的人,把 性吸引(sexual attraction)和 性欲望(sexual desire)画上等号,” 她说。虽然这种描述也符合无性恋群体中的一部分人群,但也有许多无性族喜欢性爱并且积极主动寻求性爱,” 她说。虽然二者经常被混用,但实际上,性吸引指的是一个人被某一种性别吸引,因为觉得对方有性魅力而对其产生情感,而性欲望则纯粹是一种冲动,指的是寻求性行为或者性对象的欲望。性吸引可以引发性欲望,但是这句话并非绝对,而且无性族在个体体验上和恋爱中的表现上也不尽相同。

现年35岁的艾丽莎·汉森(Elisa Hansen)生活在北卡罗来纳,是一个双性浪漫(biromantic)无性者,也就是说她会受到多种性别的恋爱吸引,但是她的性取向却又是无性恋。“一些无性族也会在没有感受到恋爱吸引的时候产生性欲,但我不属于那种。” 她说。

艾丽莎目前已婚,她是在认真谈了三次恋爱(对象有男有女)之后才终于摸清楚自己的性向,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她结识了她现在的丈夫。艾丽莎表示,在当时她并不确定自己是无性族,所以在这个摸索的过程中,她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 “有点问题”。

但在确定了自己的性向后,艾丽莎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并且和他结婚。“我们的婚姻生活非常幸福、健康,性爱只是我们婚姻生活的一小部分。我们也想组建一个家庭,所以我们会为了生小孩而做爱。” 她说。

艾丽莎说她对她的丈夫有性吸引力,但他并没有强烈的性欲。她的丈夫知道她会为了取悦他而和他做爱,但是他很少提出这方面的要求。“只要不是为了怀孕,我们可能三个月才做一次,” 她说,“他对我完全没有性吸引力,但我依然很爱他,而且愿意和他一起生活,共度余生。”

艾丽莎说偶尔做爱会让外人对她的性取向产生误解。“很多人都觉得,只要你会做爱,那你就不是真正的无性恋。” 在艾丽莎看来,决定你是否是无性恋的唯一标准,是你是否认为自己是无性恋。

艾丽莎提到 “紫红吸引力量表”(The Purple-Red Scale of Attraction)帮助她认识到无性恋是一个宽泛概念。这个表格从两个维度测量吸引力:你会受到什么样的人吸引?你如何受到他们的吸引?设计这个表格就是用来取代金赛量表,以求在简化性别的同时保留复杂性。这个量表还涉及到主要吸引和次要吸引的问题。主要吸引基于容易被察觉的信息,比如一个人的长相、气味、身体特征、第一印象,次要吸引基于我们和对方构建的恋情关系和情感连接,而且更多基于对其个性的感知和共同体验。

现年25岁的艾伦(Aaron)是一个生活在西弗吉尼亚的异性浪漫情结无性恋者,他是这样描述自己的恋情的:“看着女朋友的眼睛,我能感受到她的关心、爱意、温暖,这些是任何拥有幸福爱情的人都能感受到的东西 —— 我只是感受到不到把她扑倒的性冲动。”

密歇根大学语言学博士多米尼克·A·坎宁(Dominique A. Canning)在他2015年的研究报告《酷儿无性恋:酷儿空间的无性恋包容》(Queering Asexuality: Asexual-Inclusion in Queer Spaces)中提到:酷儿群体一直在拒绝接纳无性恋,因为这在这个群体中有很多人并不认同无性族属于 “酷儿“,这让无性恋者在现实中很难找到属于他们的组织。但是,艾伦认为随着越来越多人认识到 LGBTQ 群体的存在,无性恋群体也在不断成长壮大,因为 LGBTQ 也会被称为 LGBTQIA+ 群体,将那些无性恋者也包括进来。

缺乏性吸引也是性别光谱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和其它 LGBTQ 群体的性取向和恋爱取向一样重要。“艾伦说,但是他也指出,即便是 LGBTQ 群体内的一些人也不了解无性族,甚至对无性族抱有歧视。

“很多不理解无性恋或者不喜欢无性恋的人在谈论无性恋时,得出的结论和几年前讨论双性恋是一样的,他们会说:‘你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人,’ 或者 ‘这只是一个阶段。’” 艾伦说。

对于一些无性族来说,缺乏来自心仪对象的理解也是个问题。对于他们来说,要和恋爱对象达成情感连接会比普通人更困难,如果对方不是无性恋,谈恋爱会尤其棘手。有些无性族会为了讨好对象而和他们做爱,26岁的乔伊·施文德(Joey Schwind)就是一个例子。乔伊来自俄亥俄州,是一个异性恋情结和灰色无性恋者,也就是说他基本上就是一个无性恋,但是有时依然会受到他人的性吸引。他说:“要摸索对方的性欲很困难,你总是会觉得自己为他们做得不够多。“

乔伊说如果他的付出无法让对方获得满足,那这个人就不适合他:“在和一个人确立关系之前,我会摸清楚这个人的性格和性欲。” 他的恋情能保持长久的原因不是单纯地互啪,而是注重彼此特殊的性需求和体验。“我经常尽我所能让他们开心,我做的事情能让他们获得享受,我自己也会乐在其中。如果是做爱的话,我也会注重他们的体验。我也谈过和我一样不需要性爱的人,我们做爱的次数极少,但性爱对于我们来说依然很有意义。”

安洁莉卡说社会需要改变 “做爱是享受亲密关系 —— 甚至性爱本身的必然要求” 的传统观念,她还指出 “很多无性恋者都享受性爱并且主动寻求性爱,认可不同、讨论不同对于了解无性恋来说非常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