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围城内外 > 正文

城外堵城内也堵 “开四停四”收效甚微

2019-05-15 05:12 网络整理


城外堵城内也堵 “开四停四”收效甚微

有代表直言,新能源车不受限制“添堵”,治堵应多管齐下

广州在继推行“限牌”政策之后,于去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外地车牌“开四停四”政策,有条件地限制外地车牌的上路时间。交通拥堵问题是否得到缓解,这是实施后备受关注的焦点。在市十五届人大四次会议上,多位人大代表通过分组发言或提交建议,就交通拥堵问题建言献策。

其中,不少代表反映,“开四停四”收效甚微,建议广州“治堵”分时段限流,但也要多管齐下、综合治理。同时,不仅是市中心,与市区隔珠江而望的金沙洲、大坦沙地区拥堵情况亦受到关注,其由于出入交通要道不多、交通钟摆效应强烈,高峰期出入常需花上一小时。

■统筹:新快报记者 沈逸云 ■采写:新快报记者 沈逸云 李应华 肖韵蕙

热议

代表声音 “开四停四”未能有效缓解交通拥堵

“现在广州的交通,该塞的地方还是塞,‘开四停四’效果不明显。”今年是市人大代表、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主任林泰松连续第五年提广州“限外”。在他看来,去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8月1日起正式执法的“开四停四”,收效甚微。

“从该政策施行的情况来看,广州城区早晚高峰治堵效果并不明显。”林泰松告诉新快报记者,根据高德地图《2018第三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在“开四停四”政策实施后,广州2018年第三季度的拥堵时长、拥堵里程占比、出行速度、延时指数等7项指标排名进入单项前十,其中,广州高峰拥堵里程占比排名第二。

市人大代表、中海散货运输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张治平亦摆出了数据:“近来有一个数据,广州高峰拥堵的延时指数是1.862,即高峰期到达时间是正常到达时间的1.862倍。”他坦言,“开四停四”对改善早晚高峰期的拥堵现象并不明显。“高峰期外地车也会出行,而广州最需要的是在早晚高峰期限制外地车,以保证市内的道路顺畅。”

在林泰松看来,广州久堵难治,除了“限外”政策不彻底,“限牌”政策也有待优化。他介绍,目前广州对新能源车上牌数量并无限制,预计到2020年底,广州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累计将达20万辆。发展新能源汽车无疑有助于催生新产业、缓解能源危机、减少城市汽车尾气污染等问题,但同时也会加剧交通拥堵问题。“目前新能源车上牌不受限制,导致新能源车保有量持续增长,不利于缓解交通问题。”

代表建议 在早晚高峰期时段对外地车限行

针对上述问题,代表们都有哪些建议?“广州最需要的是在早晚高峰期限制外地车,以保证市内的道路顺畅。”张治平表示,对于持“外地牌”的上班族而言,若实施早晚高峰限行,可在限行前到单位,晚上再晚点走,如此即可每天用车。而对于那些需进城办事的,可选择在高峰期之外的时间进城。至于限行的时间,可根据广州城市交通状况来制定,并慢慢延长。

“广州交通拥堵的现实表明:全面实施‘限外’‘限牌’政策刻不容缓!”林泰松建议,加大“限外”政策力度,在工作日尤其是上下班高峰时期,禁止外地牌车在市区中心上路。同时,为保障周边城市居民的日常出行,体现公平合理,可选择性地在部分必要路段、地点和时限对外地车辆进行开放。此外,对新能源汽车同等采取指标调控摇号上牌措施,以有效控制新能源车辆增长量。

对于广州交通拥堵问题,也有代表表示,即使全面“限外”“限牌”也不一定能完全解决拥堵问题,治堵应该采取综合性措施,多管齐下。市人大代表江栋建议,要督促政府根据交通路口人流、车流实施情况,实施交通信号灯的智能感知与监控。同时,市人大代表刘淳则表示,要扩大优化公共交通网络,科学划分道路车道功能,以缓解交通压力。

聚焦

金沙洲:人多车多、进城通道有限,建议先建轮渡增加接驳

位于广州西部的金沙洲地区,随着建好入住的楼盘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是因交通钟摆效应强烈所带来的上下班高峰期拥堵问题。

今年,市人大代表孙筱放领衔提出《关于尽快解决金沙洲大桥拥堵问题的建议》。在他看来,金沙洲地区居住人口密度大,但目前只有外环高速的白沙大桥和金沙洲大桥两条接驳的大桥,远不能满足居民的出入需求。“该地区拥堵的时间几乎从早上7时至夜间12时,高峰期出入金沙洲常常需要40分钟至1小时,并且时常导致广州城市西部交通的全面拥堵,金沙洲大桥几乎成为‘独木桥’。”

孙筱放称,虽然在2015年1月,金沙洲大桥进行拓宽,但仍然未解决道路交通堵塞问题。而广州在此前规划建设的沉香大桥和大坦沙大桥,以从南北两面分别疏通金沙洲地区车流,但目前仍未见动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