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围城内外 > 正文

姑苏城内,小巷深处值得回味

2019-05-19 20:56 网络整理

姑苏城内,小巷深处值得回味

姑苏城内,小巷深处值得回味

姑苏城内,小巷深处值得回味

姑苏城内吴趋坊中有一条僻静的小巷宝林寺前。小巷深处值得回味,它及其支巷有古建筑遗址,有文物故地、名人故居,还有美不胜收的明代园林。走进此巷,南侧有几家人家,院子或门外有几块平条石组成的平桥,桥与地面一样平,若干年前这是一条小河,苏州的文物南宋绍定二年(1229年)所刻的平江图碑刻居然能找到这条小河,这条小河与现已消失的夏驾湖相通,再与城内河、城外河相通。岁月悠悠,在清朝时卖蔬菜、菱藕的小舟还能摇船进来到每家人家做买卖呢。惜乎这几家人家,现已拆去建成了豪宅。现在13号宅门口虽平板小桥已拆去但还能找到依稀痕迹。该巷23号宅以后路面突然开阔是原巷的两倍,很明显巷面开阔处巷中小河已填平。巷名宝林寺前必有宝林寺,在巷内44号宅处沿其边上小路走进去到底就是宝林寺遗址,当时规模宏大,有头殿、正殿,笔者小时候经常去玩,当时佛像已无,大殿残败、屋瓦上野草丛生、乌鸦乱飞,一片空漠荒凉景象。后来改作棋子生产合作社,现大殿已拆去全部改为民居。

在巷内38号(原18号)处是关帝庙遗址,现已改建了商品房,当时规模宏大,沿街有十多扇装了密密麻麻铜钉的大门,庙对面隔巷有照墙,照墙前有一排铸铁花纹栏杆,这在姑苏城内也是绝无仅有的。进大门后是大天井,有两棵高大的松柏树,天井之后是大殿,供了关圣大帝塑像,边上还有周仓之塑像。

值得一提的是,在苏州城内也是绝无仅有的,关圣大帝与伊斯兰教堂隔街相望,在关帝庙对面现15号宅内当时是伊斯兰教堂,此教堂无阿拉伯式建筑但窗明几净,它隔壁的13号宅是笔者同学处,它有扇窗正好开在13号宅院子中,笔者经常趴在此窗边看阿訇在带众人做祈祷。

关帝庙与现12号宅间当时有一荒芜的园子(现已建成商品房),当年很像鲁迅名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的百草园,园中郁郁葱葱绿茵覆盖,长满了不知名的野花野草,也种了一畦畦的青菜白菜,还有搭了棚爬上去的丝瓜,泥土黑黝黝,围墙高高低低,残缺不全。每当秋色来临天高云淡笔者经常和小伙伴们趴在墙角落捉蟋蟀,还会在晚间捉,黑影晃动,手电筒光闪烁。春天和小女孩一起去采野花插在小女孩头上大家相视而笑,冬天来了满地是雪一派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开仗了!”小伙伴们开雪仗雪地上留下了一排排脚印,雪球扔得满院都是……

宝林寺前巷的周王庙弄28号曾是辉煌一时的周宣灵王庙,它一路三进两侧有厢房是全国独此一家的制玉祖师庙,当时每逢阴历九月十三到十五日祭祀,它也是当年的苏州玉器公所,当时门口有石狮子还有石碑、石柱、戏台、石鼎以及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建的斑驳累累的古井,如今已分隔为民居,但院子内依旧竹枝摇晃,枇杷树黄绿交叉、盆景生意盎然,古井依旧水清清。

周王庙弄对面有条后石子街,在其4号宅边上有一处大宅解放后做过苏州佛教居士林,笔者的老祖父曾是佛教居士林的带头人,小时候跟他一起去玩,给笔者印象最深的是中午的素餐,碧绿碧绿的青菜花上加了几只又黑又肥大的香蕈菇、藕末与米粉拌在一起做成浓油赤酱的狮子头,素鸡做成的鱼上面还做了眼睛栩栩如生。现在此宅已拆除成了一个小花园。

在宝林寺前巷的末端石塔横街有一个苏州人也鲜为知道的石塔,苏州过去有“七塔八幢九馒头”的说法,石塔1号宅原来有个大墙洞,里面是一座1米多高的方方正正的青灰石塔,笔者小时候见过它上有石顶,青青的灰灰的,数百年来一直默默无闻蹲在那儿,“文革”时期被毁了。

宝林寺前巷的中段有条支巷叫文衙弄,走过艺圃后两面高高黑黑的院墙人迹很少,再往前走在天库前交叉口当时有一座骑在巷顶的神楼,4尊神像倚街而立面色狰狞,但香火不绝。笔者当时很小,到市四中上初一,走过时眼睛不敢看,此种在巷口的神像苏州大约只有两处,另一处在阊门下塘街混堂弄即现五峰园门口。现此两处早已拆除。

天库前48-50号宅是清末重臣,洋务运动领军人物盛宣怀的故居,其人功过是非由后人评说,但他购下了留园并进行改造,出资修建了当时用石块筑成的一直流传至今仍叫石路的工程,创建了中国第一个电报局,2000年后在石路吊桥下广场内建立了盛宣怀的铜像。另外天库前72号宅是雷允上创始人的雷氏故居,六神丸誉满世界香飘万里。盛氏故居和雷氏故居粉墙黛瓦,灰蒙蒙的,进深有好多进,正是“庭院深深深几许”,其过去的气势、过去的规模在天库前街面已看不清了,现已散为多个民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