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围城内外 > 正文

苏青的两个不同世界

2020-05-04 18:38 网络整理

  反复读过钱钟书先生《围城》的人都知道:对于围城式的婚姻堡垒,每一个涉足婚姻的男女都有着不同的体味。然而,你说婚姻困人如监狱也好,怡人如温柔乡也罢,总是散发着诱惑性的。毛主席曾说过,不亲自吃一只梨子,就不会知道梨子的味道。在有人类文明社会以来的几千年间,无数的男女在婚姻围城里进进出出,来来往往,乐此不疲,从未间断。也正是这样的诱惑,使得人类社会接续繁衍,滚滚向前发展壮大,一直走向遥远的未来。  

  苏青的《围城内外》却不同于钱老。它出自女性之手,以独特的女性视角解读婚姻,自然另有一番滋味,别有一处洞天。  

  苏青,本名冯允庄,浙江宁波人。民国时期,上海文坛最富盛名的女作家之一。她1933年肄业于国立中央大学外文系。结婚后,以文为职,先后创作出自传体小说《结婚十年》、长篇小说《歧途佳人》,散文集《浣锦集》、《逝水集》、《涛》、《饮食男女》等。  

  苏青饮誉文坛的原因之一就是她的求真、求实和求唯美。她不做假、不媚俗的为人处世风格在文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她敢于直面人的内心和人性的阴暗与卑琐,更敢于直白地解剖自己,毫无惧色。也正是由于她的直率、坦白以及敢于求真,并且推己及人,使得有些人倍感不爽,所以在众多的赞誉声里也夹杂一些不满的毁谤。  

  虽然苏青身为女性,但却少有柔弱和无病呻吟。在她的作品中我们所感受到的是鲁迅般的硬气和傲骨。她不向命运低头,不向婚姻妥协,也不向世俗弯腰;她的负气和强硬,使她摆脱了男人和婚姻走出围城,但也使得她悔恨和痛苦陷入无尽的孤独和自责。然而,人生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有些人觉得不好走,可以回头。可苏青不会,她一条道走到黑,义无反顾。颇具革命者的豪气和勇往直前的慷慨激昂。所谓柔肠侠骨,琴心剑胆。可是一个女子坚强如此,痛悔如斯,硬充好汉逞英雄而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还是令我们扼腕唏嘘。  

  苏青的前半生是幸福的,而且幸福的让人羡慕,因为围城内有着安全、温馨和惬意,家庭的温暖,幼子的可爱,如同法国十六世纪乡村贵妇般的待遇,真是羡煞别人。后半生穷困潦倒,痛苦不堪,其痛苦的根源又在哪儿呢?是维新的思想,还是个性使然?皆不是又或皆是。逃出围城虽有一时的爽快,但却无异于感情流浪和亲情放逐。  

  围城内外,不同世界;困守与逃离截然两重天。  

  她游沈三白故居时,对沈复颇不以为然。当然她是站在女性立场上来看那个浪荡公子的。然而不管三白还是苏青又都是性情中人,率真、率直、至情至性。虽有百年之隔,但有些人性的东西何其相似乃尔。  

  苏青的杂文是带刺的玫瑰,往往一不小心就会误中尖刺,麻痛不已。但是通过之后,又不得不把玩再三,细品个中味道,真是五味俱全。  

  一个女人能够在男权社会,谈男人,骂自己,谈性论色,议别人不敢议,论别人羞于论,古今中外,林林总总,却又头头是道,娓娓而叙,仿佛一位语重心长的大姐,又好似促膝谈心的红颜知己,就那么无限优雅地与你品茗交流,毫无芥蒂与防范。  

  所以,读苏青真的是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在或严肃,或诙谐的娓娓细谈中,不知不觉着了她的“道”儿,中了她的“毒”,让你不由得打开心扉,让你由衷的赞叹和欣赏,让你在心里默默地对她深鞠一躬。  

  如果你觉得围城内外的前尘往事还有些意思的话;如果你意识到婚姻是人生的围城但又是安全温馨的城堡和港湾;如果你觉得到这世上走一遭还需要体味更多的滋味的话,不妨也来读读苏青,与这位民国奇女子交流一番,看看她围城内外的两个世界。或许你会心有所得,心有所悟,心有所释然。

  (此文入选764期中财论坛计酬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