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豫女社区 > 爱人同志 > 正文

女人有多怂?生个孩子就知道了

2018-12-02 15:58 未知
女人有多怂?生个孩子就知道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初中时读到这句诗时,只觉得激情澎湃。

哪个女孩没做过“仗剑走天涯”的女侠梦?年少时只凭着一股冲劲:天不怕地不怕,死也不怕。

但语文老师却说:

“能讲出这句话的人不容易,能赴死的人,更加寥寥。你们长大就懂了。”

我一直不懂她这句话的意思,当妈后才发现,自己不敢病,也不敢死,还特怂,成了一个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怂包。

上个星期,和同事西西一起参加展会。

我俩都是宝妈,孩子年龄又差不多,聊天的话题自然跳不出孩子、老公和婆婆。

西西突然就说:“唉,当妈好累,想死却又不敢死。”

西西和老公都是广州的打工族,老家在肇庆农村。老家有房有地,生活也算小康。

可儿子的降生打乱了西西的生活,婆婆借口照顾自己的女儿,不肯帮西西带娃。

而西西自己的母亲也带着她弟弟的两个孩子,没有时间和精力帮西西的忙。

老公要养家糊口,只有在广州打工,才能继续维持家里的开支。

无奈之下,西西只好辞职回老家,月子还没出,就独自开始了照顾儿子的生活。

儿子的吃喝拉撒,让西西一刻都没能安宁。白天刚睡下,又醒了;晚上喝完奶,又饿了。

月子里长时间低头哺乳,弯腰换尿片,让西西落下了永久性的病根。

“你都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有多少次想过死。可是看看正在吃奶的孩子,又把念头死死地摁了回去。”

曾经看过的一部剧里面有句台词:

“你以为人是为自己而活的吗?人其实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而活的。”

当妈之前,我们是小公主,是身披铠甲无所畏惧的美少女战士,是冬天吃冰棍夏天穿长靴的摩登女郎。

当妈之后,我们成了变形金刚,是过马路左顾右盼的胆小鬼,是天冷穿秋裤枸杞茶不离手的养生大妈。

当妈的中年女人,身材颜值气质都是扯淡。命,才是第一位的。

莎翁曾说过:“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弱者。”

但其实,女人远比你想象的坚强。

世界卫生组织有份自杀率数据:全球男女自杀率之比是1.7:1。男人自杀率远高于女人。

虽然身板不如男人挺拔,虽然身材没有男人魁梧,但女人的内心比男人要坚强得多。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体操馆,在众多年轻的小姑娘当中,有一个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33岁的年龄出战体操比赛闻所未闻,在众人或不解、或嘲笑、或惊异的目光中,她跑向了跳马台。

这个人就是丘索维金娜,而带着一身伤痛参加奥运会的她,只是为了身患白血病的儿子。

九年前,丘索维金娜的儿子降生了,但迎接新生命的喜悦还没过去,打击便接踵而来。

儿子被诊断出了白血病,丘索维金娜花光了所有积蓄,变卖了家产,还是没能凑够持续治疗的费用。

她曾经的辉煌生涯已成过去,现在她拥有的只是一个生病的孩子、负债累累的信用卡以及看不到未来的生活。

这样的打击足以压垮一个人,但不包括母亲。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年近三十的她毅然回到了体操舞台,她的身体已不再像小姑娘一样轻盈,跟腱还受到过重伤,由于是代表德国参赛,她还面临着巨大的舆论和政治压力,可是丘索维金娜却以惊人的毅力挺了过来。

北京奥运会上,33岁的她获得了银牌;特尔纳瓦世界体操比赛上,38岁的她获得了冠军。

在奖牌挂上她脖子的那一刻,丘索维金娜说:

“对我来说,儿子就是我全部的生命。只要他还生病,我就一直坚持下去。他就是我的动力。”

整个世界都为之动容。

三毛在《不死鸟》中说:

“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

你未痊愈,我不敢老。你不长大,我不能死。

满是软肋的女子因为有了孩子,便身披盔甲,无所不能。

“当妈妈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当妈,是一种重塑世界观的体验。作为妈妈,她必须既小心翼翼又生猛勇敢,才能护得孩子周全。

但不是所有女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能陪伴孩子长大。

26岁上海女孩张丽君,在怀孕5个月的时候被诊断出胰腺癌晚期。

医生建议她:“先引产,再治疗。”

张丽君果断拒绝了,自己痊愈的几率不大,而肚子里的小生命却还有未来。

“我好歹活了26年,孩子却还没有来世界看过一眼。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她带到这个世界来看看。”

她忍受着剧痛等来了孩子出生,却也因此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张丽君对死亡并不恐惧,但她担心孩子以后没有妈妈。所以她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录制视频。

“我要录制18个不同的视频,让老公在孩子每年生日的时候放给她看,让孩子觉得一直有妈妈在陪她长大。”

一开始,张丽君虽然虚弱,但还是满头黑发,笑意盈盈;视频录到一半,她已因化疗掉光了头发;到最后,张丽君连笑都没了力气。

视频里的张丽君说:“小笼包,每年的生日,妈妈都会陪你一起过……”

因为爱,已经离去的张丽君,依旧陪伴在小笼包身边。

曾看过一个暖心的泰国广告——《为了你,我可以成为“男人”》,看着前面只觉心酸,看到最后不禁热泪盈眶。

视频中的“男人”原来是一位母亲,为了工作方便,她剪了男人的发型;

遇到蛮不讲理的乘客,她极力忍耐;

被歹徒劫持,为了保命,她忍受着歹徒的拳打脚踢;回家之后,她将所有的委屈和苦楚统统咽下,不让孩子有所担心。

要知道,这个风尘仆仆的“男人”,她也曾是笑靥如花长发飘飘的女孩啊。

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性别,为了你我可以放弃美丽,为了你我可以放弃自尊,但为了你我不能放弃生命。

有人说:“当妈是个坑。”

但即使当妈是个坑,我也愿意把坑底坐穿。

无论工作多忙,我都雷打不动地六点起身跑步,午休二十分钟瑜伽,不是为别的,只是想每天下了班还有精力陪孩子们玩闹,以后十八年能够身体健康地陪孩子长大。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

死很容易,活着却很难。有无数的麻烦等着你来处理,无数的坑等着你来填,但那又怎么样呢?

任娃虐我千百遍,我待宝贝如初恋。

当他那无辜的眼睛望向我,柔软的嘴唇亲上我的脸颊,糯糯地叫我一声“妈妈”的时候,一切抑郁烦恼全部烟消云散,生活再次充满阳光。

怕死就怕死吧,怂点就怂点吧,有了怀中的小软肋,我便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