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豫女社区 > 爱人同志 > 正文

中国石化新闻网

2019-05-15 07:47 网络整理

一架蔷薇满院香  
2019-05-14     来源:  
 
   

    石化新闻
 
 

    文\茂名石化  李肖铭

    说不清什么时候,村边那堵院墙从里往外,攀爬出长长的蔷薇枝条,曲曲折折地穿插,蔓延,繁茂的叶子织成翠绿的帏幔披拂而下,密密匝匝紫红色的花朵,你挤我,我挤你,彼此拥着挤着,欢天喜地。乡村寻常的蔷薇花儿在这院墙开得独具一格,使人忘忧、使人开颜。

    春未老,夏已至,一场欢快的雨过后,蔷薇架下挺立着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外乡人,他鹰钩鼻、深眼窝,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土人,听到村里人称他:李家姑爷。

    他极喜欢蔷薇花,花开烂漫时,他在花架下漫步闲走,时而把鼻子凑到花瓣下细嗅,时而贴着花儿侧耳聆听,时而对着花深切凝视,沉湎花事中,眉眼处尽是温柔静好,沾有仙气,他是一个仙风道骨的隐者吧。

    后来,他到村里小学当老师。

    他身世颇多曲折,如蔷薇的藤蔓,可写就一部传奇书,村里人只是略知一二:他姓郝,受过良好教育,是一名国民党高官,坐牢十几年,平反后,寻亲寻到李家村来,爱人早几年病逝,儿子失踪,女儿嫁到本村,他现在是陪在女儿身边过着小日子。

    郝老师祖籍是北方,他用普通话上课,当时八十年代,粤西地区农村小学还没普及普通话,我们这些学生刚开始听课是有点困难。晚春初夏的早晨,郝老师携一身蔷薇花香进教室,满室清香萦绕,清香味道萦绕鼻尖,我们都倍儿精神开来。直到后来读到“香云落衣袂,一月留余香”,我才懂得蔷薇花香悠长、缠绵,娱人眼,醒人心。

    郝老师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读起课文抑扬顿挫,字字珠玑,讲起古诗来生动、有趣,还带有早晨蔷薇花的味道。我们都喜欢上郝老师的语文课,还能用不咸不淡的普通话与郝老师打招呼:郝老师好!我们班真很幸运,小学五年级美好时光,被蔷薇花香浸得香香的。

    “郝老师在这儿不会待多久的,很快会回到属于他的地方”。村里人担心着。

    蔷薇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郝老师依然种着他的蔷薇花,依然是第一个来学校,最后一个回家。他对谁都客气,对谁都疏远,只在课堂上他才神采飞扬。

    我小学毕业离开学校后,郝老师教起英语,他就像他种的蔷薇花,不慌不忙吐着芬芳,一年又一年,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

    再后来,郝老师走了,他的外孙(我的小学同学)说,外公是在开满蔷薇花的新院子里走的,簇簇蔷薇花,开了许多香,外公说:“她喜欢蔷薇花,我就种了二十一年的蔷薇花。”

    又是一年蔷薇花开,我想起年少时那一架蔷薇花,想起那美丽的爱情故事:因为你,我眷恋这块土地;因为你,我把爱撒在生你养你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