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豫女社区 > 爱人同志 > 正文

题:一个冰壶“疯子”和他的爱人(上)

2020-06-16 19:41 网络整理

 也许是注定,1996年的那场看望爱人的旅行,让魏德广遇见了生命中的另一份挚爱、一个他将在余生为之奋斗的体育项目——冰壶。

  (小标题)为爱痴狂

  24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1993年,杨晖与魏德广相识、相爱。1994年,她去加拿大留学。两年之后,时为某知名饮料企业高管的魏德广到蒙特利尔看望杨晖,期间跟朋友一起去了当地的一个冰壶馆。看着外国老头老太太以气定神闲的姿势优雅地投出一壶,魏德广喜欢上了这项被誉为冰上“国际象棋”的运动。

  如同《月亮与六便士》里的斯特里克兰德——那位以画家高更为原型的主人公,魏德广在职场浸淫多年之后听到了内心的呼唤,萌生了将这项运动带到中国的想法。彼时,冰壶尚未成为冬奥会正式比赛项目,国内几乎无人知晓。但是,魏德广相信,这个老少咸宜、动静结合、充满智慧的项目会得到中国人的青睐。

  此前在贸易行业的发展让魏德广有了一定的积蓄。下定决心之后,他从1997、1998年开始准备、筹划,2000年以2800万元的价格在怀柔买下了一块地,打算以冰壶俱乐部加度假村的形式设计修建中国的第一座冰壶馆。

  追寻梦想的道路一点也不轻松。中体奥冰壶运动中心于2003年完成基础建设,2004年装修结束。由于资金不足,最初的建筑设想并未完全实现。竣工之后,考虑到高昂的运营成本,加上当时公众仍不了解这个项目,也暂时没敢开业。

  2005年,一个机缘让魏德广与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冰壶协会建立了联系。当时,冰壶项目在国内刚开展不久,队员们只能大半夜在哈尔滨的冰球场训练,效果与冰壶专业赛道相差甚远。因为没有专业场地,国内也无法承接国际赛事。协会鼓励魏德广,接办这年年底举行的泛太平洋青年冰壶锦标赛,并为国家队提供训练场地服务。在场馆运转和办赛资金压力较大的情况下,魏德广和杨晖咬牙卖掉了家里最后一套房,接下了这项赛事。

  那是一次令很多人难忘的比赛。由于缺乏制冰经验,加上颜料出了问题,整个冻好的冰面被化开重冻;包括魏德广在内的场馆工作人员和主教练谭伟东等国家队工作人员一起上阵,在比赛前夕彻夜进行场馆和赛道准备工作;比赛开始后参赛选手们开玩笑说这是“世界上最冷的冰壶馆”,因为筹集的经费只够冻冰,不够开空调……

  (小标题)冠军“福地”

  虽然开业的过程有些艰辛,但是拥有6条国际标准赛道的中体奥冰壶运动中心很快成为中国冰壶的“家”。除了到国外训练之外,包括国家男、女队和几支地方队在内的几十位运动员常年在此训练。杨晖记得,因为忙于训练和比赛,二十出头的王冰玉和很多队友过年时常常不回家,就到冰壶中心的食堂与员工们一起包饺子,还曾因为技术不过关把饺子煮成了片儿汤。

  在那段岁月中,魏德广和他的员工与队员们朝夕相处,亲如家人。因为资金紧张、未通天然气,冰壶馆里的室温只有零上3到5度,但队员们对艰苦的环境毫无怨言,每次训练结束都是大汗淋漓。看到队员们训练辛苦、收入不高,魏德广有时会带他们去“打牙祭”。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说,作为国内的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的冰壶馆,中体奥冰壶运动中心把中国冰壶的“火种”保留了下来。如果没有它,很可能就没有中国冰壶的今天。在场馆运营十分困难的情况下,魏德广为了推广项目还曾借债举办国际冰壶邀请赛。

  短短几年间,中国女子冰壶队战绩突飞猛进,中国男队也稳步提升。2007年,中国男、女冰壶队在中体奥冰壶运动中心举办的太平洋锦标赛中首次夺得“双冠”。2008年,中国女队获得世锦赛亚军,2009年又一举登顶,都是在这里进行赛前集训、从这里开启征程。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中国女队夺得铜牌,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认识和喜欢这个项目。

  后来,哈尔滨也修建了冰壶场地。国家队的队员以来自哈尔滨的为主,训练基地便转回了哈尔滨。在跟国家队、外籍教练、外籍制冰师一起摸爬滚打的几年中,魏德广的员工们也不知不觉成长为这个行业的行家里手。有了这样的班底,中体奥冰壶运动中心继续承接国家轮椅冰壶队的训练,2014年底魏德广又开始创办北京轮椅冰壶队,组队仅9个月就拿到了全国残运会冠军。如今,这支队伍多次获得全国锦标赛冠军,几名主力队员入选国家队并随队夺得了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冠军。

  (小标题)冰壶播种人